短诗选粹

2021-03-24 11:16
江河文学 2021年1期
关键词:镰刀

意外之外(外二首)

◇黄明山

把明月放一边

把月光下的小桥放一边

把桥顶上的凝视与眺望放一边

这初冬的夜晚

我有幅员辽阔的孤独与澎湃

每走一步

都会有微风拂耳

若寒,若暖

“说好了不等的”

“我以为不等就是期待”

你说你找了一路

路上误认了许多的人

我只是邂逅了我的忧伤

却被你遥遥又牢牢地逮住

这意外之外

也让我意外了大半夜

颜色辞

我们正在沦为具体的乡愁

人间的颜色

围绕在我们的周围

比如银杏黄,梅花红,小草绿

悄悄地,默默地

浓缩承诺,绽放练达

从不向被别人称作他们的我们讨价还价

我们几乎没有了别的选择

浪涌般成全着

爱美之心,好色之徒

拐角处

寒风盈尺,积雪寸余

飘洒的雪花隐身在雪白里

气温持续下降

零下五度

行走的人们膨胀成疑团

东南拐角处

各种图案的脚印深浅不一

大有重逢的不确定性

和错过的可能性

殊途。同道

来或归暗合某种约定,恰好说明

世间尚有垂直的心

而一想到冰雪悄悄融化

河水潺潺作响

拐角处曦照中的东南

怎么也按捺不住春天的心事

麦熟时节(组诗)

◇冰客

麦子向上

麦子在金黄中成熟

昂首直立

根根麦芒刺向青天

高举着一生的头颅

等待收割

身躯弱不经风

也要把籽实举过头顶

再饱满沉重

也不会低头

哪怕是躺倒在一片锋利的刀下

割掉了头颅

流淌着民族的血

也依然挺直着身躯

保持着锋利的芒

根根直立向上

宁折不弯

麦子

总是在直立中完成自己一生的辉煌

在烈日暴晒下愈发金黄

用芒刺护卫着饱满的籽实

交出绿色成熟到死

也要把直立坚守

昂首总是成为一生的写照

麦子终身不倒

倒下便是一片光明的前景

挂在墙上的镰刀

镰刀生锈

月亮般挂在墙上

锈钝的锋刃

如同当年持镰的老农

如今豁口的嘴巴

静静的守护土墙

只任忙碌的场景往事般落满灰尘

被人遗忘

镰刀的辉煌

曾是火热的战场

那是一道丰收的景象

老农持镰

如同走上竞技场般兴奋

握紧镰刀就是握住了一年的收成

你追我赶

俯身挥镰如雨

麦子便如哨兵般倒下

身后的麦垛

就是一季的汗水

被一顶顶草帽拉远

偶尔的一次抬头

笑意总是从那已不管风脱牙的嘴巴中流出

丰收景象都成了历史

收割机取代了镰刀

只有那把生锈的镰刀

挂在了墙上

收割机的快捷夺走了农民劳动的喜悦

更夺走了挥镰的兴奋

那把挂在墙上的镰刀

只能陪着沧桑失业的老农

如牛般反刍日子

反刍生活

笑声已不再从那豁口的嘴巴中流出

镰刀下岗老农失业

热火朝天的黄金岁月下岗失业

连枷的弹唱

夏收时节

连枷在乡村广阔的稻场

阴阴阳阳的弹唱

拍打粮食掷地有声

翻打庄稼的前世今生

连枷的弹唱

就是一场乡村丰收的歌谣

饱满的连枷声

就是一番丰收的场景

连枷拍打一个夏季

就拍打农民一季的收获

谁握住了连枷

谁就握住了这一年丰收的喜悦与荣光

连枷声声

喜悦阵阵

连枷总是拍打出一年的年成

砸出粮食

颗粒归仓

对打的连枷声

一唱一和

共同弹奏出生活的最强音

連枷拍打乡村一季的欢乐

也拍打农民一季的忧伤

连枷声饱满与无力

就是日子的浓淡与稀稠

连枷拍打我童年的记忆

也拍打我缺衣少食日子的伤痛

如今连枷声远去

浓淡稀稠的日子远去

就如乡村逝去的民谣

总是在我童年的记忆里歌唱

葬礼(外二首)

◇杨万安

雪花飘落

像一场盛大的葬礼

姨妈终没能挺过这个冬天

反复的放

化疗,太拖累孩子们了

她在这片土地上

生活了一辈子,到头来还是

用自己的方法,给自己

培了一堆新土

这简约的仪式,正覆盖一切

远方赶回的孩子们

注视着她——

如注视一个淘气的孩子

清明悟

生命的尽头,群山静默

一块竖碑

刻着我多年后的面容

我净扫墓台,燃香,焚纸

对着泥土深深叩拜

夕阳与星辰交接

每一句喃语的哽咽

都在新叶与春风的欣快中化解

生命的历程,或许本就是

前世趟出的今生

但我必须归于忙碌

如同今天从忙碌淡出清闲

在承上启下的意义中

写进爱和尘土

新年祭

新年墓碑旁,对先人的

祭拜,是顺应生活中的一次回头

那么多,熟悉的新面孔

——才几年时间

有人老旧,有人初长成人

江水的流向

因某块高地而成为节点,再分出

长长短短的支流,不经意间

又在奔赴中汇合

薄酒过后,都将分途

人间辽阔啊——

海浪在远方舔着朝阳

烟火在故土缠绕

岁首年末

灵石行(组诗)

◇悦芳

登上牛角鞍

所有的来访均已太迟

一伸手就能触摸到苍穹

天空蓝得令人心颤。草叶上的

影子和诡秘

是我读过的书,和她的相思

她是那体内暗自行走的人

我惊讶于她对美的执著

她种出玫瑰、星空、誓言

以及无名指上的皇冠

灵魂走了,爱情还死不瞑目

走进王家大院

在时间的缝隙里,我向你走来

我们相遇在一个尴尬的时代

这么些年,我在庸常的日子里苦苦挣扎

而你却在历史的深处沉默不语

我和所有的草民一样,一如既往

半个下午,我坐在最高的城墙上

看,世代繁华几经起落

听,风从田野阵阵刮过

一些人就要返回,另一些人

还在不断赶来

来来往往,谁不是其中的一个过客

谁的眼睛深处,不曾刮过浩瀚的事物

来到资寿寺

来到资寿寺,已近黄昏

那种隐秘的力量

诱使我一步步走向深处

原谅我不能说出缘由

接触到沉默的事物,心怀悲悯

而咬住了嘴唇

面对古老的黄昏。把命里的痛、星辉下

藏匿着的梦,以诗歌的语言

在夜晚默诵成文

在内心,缓缓地,修筑天梯

太阳雨(外三首)

◇马质彬

大地,什么到来便拥抱什么

飞雪到来就拥抱飞雪

锄头到来就拥抱锄头

脚步到来就拥抱足迹

泪水到来就拥抱泪水

而这一次到来的是,太阳雨——

一种不平凡的雨水,来自至高

经过了彩虹的亲吻

领受了来自阳光的按手礼。每一滴

都披着湿润的袍子,并有明亮的心

好好拥抱吧,珍藏

在枯叶、落花和羽毛的葬礼之前

可以用来,给其清洗洁净

为繁忙的根须松土

还为那些在永夜里劳作的蚯蚓

點亮车间。让他们

看看影子是怎么回事

并且,想象彩虹

地下的陨石

得到了来自遥远故土的慰藉

决定安息

陌生人

野草的茂盛被叫作荒芜

灿烂的星光仍被视作暗淡

有些笑意在展露之先便呈现皱纹

有些青春在迟疑之中已然苍老

人们称愿意化而为树

不必追从,不必寻找和等待

却没想到树上生长的

是怨念的叶子和忧郁的果实

一天,流浪的人独自走过

陌生的城,陌生的路和风景

恍惚间,陌生的感慨和哭声

头顶漫无目的的行云经过,忽然觉得:

似乎曾见过这个陌生人

一株向日葵

那一株向日葵,顶着

沉重的圆形轮状物

如果就此围绕中心转动

相比是轻省的——然而

他还是要以颈项为轴

托着整个轮盘转动

背弃光线削弱的方向

是他的坚持。一旦进入夜晚

天地都被黑暗充满

他在沉重的,露水的迷茫中

垂首,思索和疑惑

逐渐苍老或者成熟

直到有一天

再也托不起那颗头颅了

树上的灯笼

红色的灯笼在树上繁盛

新年快到的时候

硕大的红色灯笼攀爬到树枝上

风雪越冷,他们的颜色就越鲜艳

他们明白,自己

非花非叶非果

来到树上,短暂的寄居

不如就视作占领!在风里

甚至都没控制住轻浮的摇晃

不只是在寒冷中以色彩装点庆祝

夜里,风雪停下来的时候

灯笼们集体爬上更高的枝头

看着城市的夜景,将自己反复闪烁

好像在和远处楼宇上的灯火打招呼

大体上应该归属同类吧——

只是,远处的那些还有别的使命

据说还照看着一些人的失眠……

母亲的目光翻山越岭(组诗)

◇李勇

清晨的阳光

慵懒稀疏

几声鸟鸣落在庭院

母亲坐在轮椅上

用她枯槁的躯体

与日子握手言欢

三年了

母亲将所有的时光折叠

与轮椅相伴

田地开始荒芜

菜园杂草丛生

母亲的双手愈发僵硬

劳动最光荣

母亲将座右铭

写在佝偻的背上

多少次

母亲的目光翻山越岭

掮风沐雨

穿行在杨古村崎岖的小路

多少次

母亲想站起来

一如往昔

欢愉在劳作中

将沉甸甸的四季收进背囊

笼中鹂鸟

没有森林

不见天空

在时间的磨盘里

缱绻打盹默读光阴

纵然有飞霞流云

纵然有春夏秋冬

纵然欲望啄破了长夜

纵然喉咙咯出了殷红

邂逅

细雨绵绵

怎禁得那一丝秋后薄凉

清冷的大街人迹寥落

你迈开忐忑的脚步

赶赴一场迟到的邀约

悄悄,那细碎跫音,由远及近

分明是一朵轻盈祥云落于掌心

雨打湿了你的刘海

也打湿了我的渴念

四目相对静默无言

我们在蒙蒙细雨中瞩望《故乡》

夜色辽阔蝉吟人静

落红绚烂了秋声

一支芬芳独自在月色中颤栗

你单薄的身影炫舞秋风

嫣然回眸清浅时光

正好停留在你的色彩里

如此曼妙如此迷惘

走在岁月静好里

看街灯拉长你我的身影

环扣的食指

昭示人生的主题

轻风微澜银浪飒飒

万千条垂柳

和着舒伯特的小夜曲在深情演绎

暗香浮动,你低眉颔首温情脉脉

恰是一阙春天的诗行

暮色苍茫乱云飞渡

握紧四季的手,怎也攥不住你万缕霞光

因此我期待

如果来生再一次邂逅

我将在你思想里筑巢

灵魂里写诗,眼睛里打盹

心房里歌唱

像春天的爱一样(外二首)

◇赵贤文

有人信佛

有人信缘

我相信季节轮回

春天的爱很真实

一滴雨

唤醒一棵小草

一珠露

甜吻一朵花蕊

一阵风

吹绿一片土地

从心尖上挺立的人

掸净世间的尘埃

走自己的路

想自己的事

爱自己的人

圆自己的梦

象春天的爱一样

曼妙而真实

一朵雪花

一朵雪花

偶然投影在你心上

当你轻轻回眸

便锁定了万千风景

你不必诧异

一切都会消失踪影

仿佛桃花一片

却来不及向你倾诉

你的灿烂笑颜

让雪花与大地吻拥

把梦承载

是谁

将爱装进酒杯

把夜灌醉

举起化为相思泪

是谁

将雪研磨成梅

把月唤醒

淡雅如风墨香味

是谁

将情描绘成水

把海舞动

云雨邂逅互抚慰

是谁

将心眉间翻飞

把梦承载

天长地久永相随

河流缠绕故乡(组诗)

◇谢蓄洪

河流

河流纏绕水乡

既调皮捣蛋

又活泼可爱

简直就是一个任性的孩子

喜欢犯一些重复低级的错误

每年春上

我们需要时刻提防河流

一再犯错

波涛汹涌是一种方式

静水深流也是一种方式

更多时候

纠错后的河流

又像一位水乡智者

紧要关头

擅长来它个大拐弯

化险为夷

河道弯弯

弧线优美

冬日之水

泥沙俱下的咆哮

趋于平缓沉静

河道被严寒逼窄

冰雪覆盖河床

至柔之水蛰伏冰层底下

缓慢潜流

独钓寒江雪的人

拴一条小舢板于积雪中

回到炉火旁搓手

冰封的岁月

需要炸药破凌

摆渡人

河流断裂道路

摆渡人连接道路

把一双长茧的手

深入浪花

劈开一条水路

休闲的日子

摆渡人脚皮发痒

上岸走走

一双手不肯安歇

仍在模拟桨

我们都只有平淡的来历(外一首)

◇徐敏

那时候的乡村,时光慷慨

日子像是食过草料、

卧于地头的牛,自顾反刍

被驱赶也要不紧不慢

吼声悠长

村落很享受那种悄无声息

趴在坡头上,懒得弄出动静

趴久了,就喘口气

吐一阵炊烟

天空蓝得挂不住一些

飘来的闲云,四野清翠

河水用手捧起来喝

我们三三两两,聚在村头

游戏老套得没了新意

可以用来打发时光

烦恼属于课堂。老师总是

眼光犀利,抽查作业定能找出

贪玩过头的人。听写生字

要靠踢前排同学屁股

日子是一艘摇晃的船

十一年后,摇到了洋气的县城

我的乡音无处安放

离开时,爷爷把我的小木箱

放到自行车的后架上,系紧

跨上車的那一刻,泪水

不争气地掉下来

我说不出这些平淡得不能

再平淡的时光,给了我什么

但我确信,我的一生被它滋养

那些舒卷的云,自在的风

已入膏肓

不要轻易触碰那些往事

不要轻易触碰那些往事

无论你有多么渴望

都不要

你可以听听音乐,俯身

看一朵花儿绽放,或者出门

坐于夕阳映照的湖畔

当然不会就这么简单脱身

你曾满怀深情地注视着

事情的发生,放任它们美好

不忍释手。比如青春

比如初相见

可是现在,终究不值一提

你已置身事外。人去楼空的

老屋檐下,风铃锈迹斑斑

吹不来清脆的声音

难就难在它们是一柄又一柄

来回器,总要不断回旋到原处

当你武功尽失,接住它们

是一种奢望

不要轻易触碰那些往事

即便你困于现实

一滴水也能过上大海般的生活(外一首)

◇刘源望

总担心走失,终于可以不担心了

当你站在黑洞的边缘

鸟瞰地球发现太平洋也只是一滴水时

你开始有了自己的眼光

有了自己的思想

才明白一滴水也可放肆和狂妄

事实上,在很多人眼中你如同大海

只因太多的比较而无人释疑

现在,假如有人藐视你

你们,可以在嘲笑中使大海枯萎

假如有人把你当回事

你一样立马盛满光辉的太阳

这样,无论你是一小滴还是一大滴

都可以过上大海般的生活

真正的占有是个无奈的量词

一个没有一点遗憾的占有是没有的

太阳,把晚上让给了月亮

四季,总是依次登场

再美的花朵,没法与绿叶偕老

绿色,也会让枝条失落

没有一种事物,只适宜一种温度

没有一种温度,不上下起伏

肉体和灵魂并不同步

再直的东西,都有弧度

岁月,并不常常拥有刻刀的利刃

虚无的想象,有时也能塞满真实的欲望

动词的生动与量词有关

而量词,常常重复着委屈

鸟鸣与我一样,占有不了早晨

早晨,更像一个动词

一张沉甸甸的车票(外二首)

◇苏凤琴

打开皱皱巴巴的日子

抻平,满是牵念

找不出像样的语言

补缀

一张沉甸甸的车票

紧揣怀里。摸了又摸

目光,反复在人群中

穿梭、张望、翘盼

当踏上火车的那一刻

一滴热泪,滚落在

小小角落。席地而坐

当乘务员的声音。轻轻

落在自己家乡土地上时

五味杂陈的心情,一扫而光

无处安放的情绪,激动的

写在了脸上

漠河的冬天

时光,倒叙着

逐渐削薄人间的暖

让人真正体会到。冬天

在漠河的冷与寒

山上、坡上、树上。以及

人的生活中,处处挂满了

无限的冷

漠河的冬天

白是主色调

冷是主题

时常,在人们

哈出的一口热气里。就可以

大概测量出漠河的温度

路过西藏

我看见

所有的事物,都怀着一颗

慈悲之心,缄默不言

似乎有着统一的心事,统一的信仰

和统一的向往

那三步一磕的仪式,虔诚之至

足足可以托起一尊佛的重量

也可以感动一尊佛的铅心

巴山蜀水(组诗)

◇蒲苇

陈河

一条河姓陈,就曼妙起来

银耳,是陈河响亮的外包装

频频微笑在大小商城的成列里

一条河,像根飘逸的彩带

缓缓流淌在崇山峻岭的怀抱

孕育了地木耳,花菇,野百合

竹笋,金银花和富硒的山茶

多么富饶的村庄,依然祥和的家园

云蒸霞蔚庇护着娇贵的耳花

悠扬的山泉与鸟语花香,琴瑟和鸣

农事的地图上,朵朵笑靥如花

岁月的车轮颠簸在朗照的日光里

优雅的水雾,点缀着碧波的润泽

别致的陈河啊多像年富力强的小伙

利索地修饰着万顷田垄的丰硕

两河口

两条河的浪花,水乳交融

汇聚在同一条血脉里

将岁月的微尘,送向远方

两河口是个重镇,载着

血雨腥风和撼天动地的气概

清除了令人窒息的硝烟

映山紅,染红了半边天

两河口是座丰碑,嵌着

冲锋的号角和正义的呐喊

巴山儿女,用镰刀割断

旧乾坤,用斧头铲除邪恶

每次回眸这里,湛蓝的色彩

荡漾在我眼中。别致的风景

勾勒了我情有独钟的版图

小江口

斗转星移,小的参照物模糊

江口的小或窄,云的绳索丈量不了

匆忙的车轮,无从知晓

潺潺的流水,给时间牵线搭桥

频频出现在渡口,腾起层层细浪

两个沙石场,阔别了小江口的寂寥

都说岁月静好。而江口呈现的态度

恰似动态的作坊,用水的硬和脆

送别翻卷的朵朵浪花

流水真的可以征服苦难,也可解渴

甚至疗伤。矛盾的星体麻木不仁

即时抽刀断水,谁又能聚集更多的

词语,去填平或忽略小的概念

责任编辑:邱红根

猜你喜欢
镰刀
垦荒
月牙镰刀
如月的镰刀
每个人都是一把镰刀
大半生(外一首)
酷虫学校再遇镰刀帮(一)
镰刀爷
哭泣的镰刀
镰刀
镰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