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萍的诗

2021-03-24 11:16飘萍
江河文学 2021年1期
关键词:车流野菊花鼻孔

飘萍

野菊花

我假装那是你对我

说过的最温柔的话语

在秋天

在野菊花开满山野的那一年

在很久很久以前

在昨天

在今天,在思念的此刻

在明天

在多年以后

在我们垂垂老去之时

在我们都离开人世

当野菊花开满我们的坟头

一个灵魂

对另一个说:

“我们去采野菊花吧”

——是啊

那时候,你一定要把前世没有实现的愿望

兑现一次

夜行记

驾车驶过原野,山岗

月亮正好升起来

它有时在前面带路

有时候跟在后面,左边或者右边……

这不断变换的方位

反复证明

人世尚有一颗心

为它此刻的孤悬而牵引,或挂念

但路一直在向前延伸

新鲜的柏油路上,又烙下崭新的车辙

单向的车流里

滚滚红尘奔袭不止

汇聚成宇宙深处

一条条回不来的射线

月亮有时候也隐入山涧,溪流

宛如车流汇入隧道,黑暗

短暂的空白与休止

像偶尔的失忆

或生活背后巨大的虚无

秋雨无声

秋雨无声飘落。

栾花也跟着

一朵朵落下来

无声的死亡

让它们陷入一场绝望的自由

风萧萧,吹皱一棵树

日渐凸起的毛孔

而夜在加深

江水裹挟着新鲜的泥沙

混浊在哭泣

走失如掉魂

入夏后的最后一场洪水

迟迟不肯退去

浩荡的江面上

偶尔路过的船只

一边给汹涌的波涛让道

一边飞溅起浪花

扑向逆流的马达

飞蛾

夜幕一下子暗下去。

家里突然飞进来好多小东西

它们围着一盏灯,或洁白的墙壁

旋转,起舞

苦苦寻找一束光的入口

当我打开一个储满干辣椒的塑料袋

发现里面聚集得更多

我撕扯着,不停地驱赶

可它们安静,沉醉

不再想动弹

或许,在这等同于火的小小角落

它们找到了最好的归宿

噢,秋雨彌漫的长夜,

多像个安慰。

翅果菊

翅果菊长得太高了。

高过了窗台,

高过了窗子里,孩子们

肃静聆听的小耳朵

高过了那个捣蛋鬼

左顾右盼的怪眼神

一只蝴蝶停在

一朵刚刚盛开的小黄花上

还来不及转身

就迷失在一片稚嫩的书声里

花蕾嗅着乳臭未干的芬芳

悄悄扭了扭

那调皮的小蛮腰

消逝之诗

江水在拐过一道弯之后,

突然变得急促,奔涌。

几只雨燕,从高处俯冲下来

轻快的翅膀,沾一下水面

又突然惊飞,掠起

鹰隼独孤,沉醉在另一种弧线里

这交替编织的美

这无声流淌的秋光

让消逝的夏天,变成回忆

而流水依旧

端坐在河边的人

像坐在一朵云里,随天上的河流

去看你。

桂花辞

骨头,一下子轻了。

一下子又重了

轻的部分,是一只鼻孔

重的部分,是另一只鼻孔

呼吸,因为它们的分裂

而陷入沉醉,迷茫,

或悲哀

悲哀之外,一万朵桂花

裸露在高处

陨落成一场无声之雨

夜色的遮羞布

裹着它的娇小,和放肆

一万种风情

像献祭。

猜你喜欢
车流野菊花鼻孔
不通气的鼻孔
道路躁动
故乡的车流(外一首)
野菊花
野菊花
野菊花
参考答案
抠鼻孔让人更聪明?
野菊花
喜欢抠鼻孔的人更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