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防疫不佳,谁之过?

2021-03-25 08:54陈言
看世界 2021年5期
关键词:政治家食客台阶

陈言

中国古代豪门家里的“食客”风俗也影响过日本。在日本从战国向江户时代转变期间,大名(封建领主)会养一些相当于食客的“御伽众”,其中16 世纪的丰臣秀吉门下更有800 人之众。

《朝日新闻》在2 月19 日的一篇文章中,讲到了这样一个故事:

丰臣的御伽众中,有一位叫曾吕利新左卫门(又名坂内宗拾)的人,此人看似木讷,实际幽默智慧。一次丰臣想奖赏食客,让大家告知各自想要的东西。轮到曾吕利时,他吭哧半天,说道:“大津地方的一个山坡上有家名为三井寺的寺院,從山底走到寺院门口共51 个台阶。在下希望的赏赐是,陛下在最上面的台阶上放一粒米,下一个台阶放两粒米,第三个台阶放4 粒米,以此类推。”

丰臣听了以后,感觉这个很简单,便一口答应了下来。等其他家臣算出总量的结果时,不禁大吃一惊。

《朝日新闻》文章的作者,用现代方式做了计算。一粒大米的重量为0.02 克。按2 的2 次方、4 的4 次方类推下去,到第51 个台阶的时候,曾吕利向丰臣索要的大米总量为4500 万吨。战国时代的日本当然没有这个产量,便是现在完全实现了农业现代化,一年的大米产品不过800 万吨。在400 多年前的日本,4500 万吨当然是个天文数字。

木讷的曾吕利大致想告诉丰臣,不要以为一粒大米很小,如果按乘方的算法进行计算的话,结果绝对会大出所料。

进入2 月以后,日本终于从每天出七八千新冠确诊患者,转变为一天只出2000 上下,似乎再度将蔓延的疫情控制住了。新冠患者的传染规模到底有多大,日本传染病专家估算出来的数字,与政治家、媒体想象的数字不在一个数量级上。政治家希望维持经济发展,媒体在强调美国每天新增数万人、十几万人甚至20 多万人确诊,但也能挺住,日本区区数千人该更能控制住。

日本一年多时间一直在嘲笑亚洲某些国家风声鹤唳,出了病人就搞隔离,也曾“预见”过那样的国家经济肯定会遭遇严重衰退,认为日本会好运连连,出了事也能掌控。

2 月也是出各种统计数字的时候。受新冠病毒的影响,日本2020 年GDP 比上一个年度减少了4.8%。日本政治家及媒体对经济增长的希望完全落空,反而是媒体嘲笑的日本邻国,有些国家保持了经济的正增长,这让日本舆情变得非常矛盾:一方面是对日本的防疫失去了信心,另一方面则是对邻国的羡慕嫉妒恨中,恨的成分变得愈发多了起来,变得绝口不谈与周边国家在疫情防控、疫苗及药物开发上的合作。

疫情当前,日本也成立过相关的专家委员会,对于和政府见解不那么一致的专家,尽可能将其从委员会中删除出去,结果少了曾吕利那种能以小见大、预见危局的人。

不肯听从专家的预测,或者是专家中缺少了像曾吕利那样用生动的比喻来说明问题的人,这些让日本的政治家很难在防疫上作出准确的判断,造成目前极为被动的局面。

猜你喜欢
政治家食客台阶
叫住他
台阶
走在除法的台阶上
周公作礼
挽衣留谏
就餐卡一下
来自人名的英语词汇
政治家与鞋 ——艾马德(约旦)▲
食客
午夜的土地(外二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