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蜂飞舞:军事无人机战场显威

2021-03-25 20:18刘纾骅
看世界 2021年5期
关键词:防空

刘纾骅

2017年5月,停放在美國驻日本横田空军基地的“全球鹰”无人机

无人机部队是暂时解决纳卡冲突的最大贡献者。

近年来,无论是反恐行动中,针对极端组织头目的定点清除,还是局部战争中对战术目标的精确打击,无人机的曝光率越来越高,作用愈发重要。

作为一种新的战争手段,如同二战中坦克的钢铁洪流、越南战争时的地毯式轰炸、海湾战争中的信息化作战,无人机攻击正在颠覆传统作战方式,重新定义现代战争。

无人机的百年史

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载人飞机从侦察工具变成了可发射机枪及投弹的战争机器。最早的无人机设计,也与一战有密不可分的关系。

1914年,英国军事航空学会批准了无人驾驶飞机投弹项目。1917年,能使飞机向前平衡飞行的自动陀螺稳定器被发明,解决了无人飞行的第一个技术难点,无人飞行器正式登上历史舞台。

英美在一战中均研制了可以携实弹飞行的无人机,但由于种种原因均未投入实战。1927年,英国海军在“堡垒”号军舰上试飞了“喉”式单翼无人机。该机载有113公斤炸弹,以时速322公里飞行了480公里,引起世界关注。

战争是科技进步的最大推动力。二战中德国的V-1“复仇者”无人机,是现代无人机和巡航导弹的双重先驱。V-1配备在当时最先进的气压及高度计、磁性罗盘和陀螺仪,可以维持机身的高度、方向和稳定性,并可按照预先设定的轨道飞行240公里。

V-1无需投弹动作,以直接撞击引爆战斗部。由于制导能力不高,精确性相对较差,V-1的弹着点与目标的误差范围高达30公里。

二战后,美国军方率先看到了无人机的军事潜力。研究团队攻克了高速机动及高空飞行的技术难关,于1955年和1964年相继开发了第一台喷气式无人机“火蜂”,和基于M-21“黑鸟”平台的无人机D-21。

2019年12月16日,土耳其法马古斯塔附近的空军基地,T B 2无人机控制室

╱某些冲突频仍的热点地区,无时无刻不受到云层之上“鹰眼”的默默注视。 ╱

它们主要肩负无线电情报收集、高空侦察及作为敌军防空火力之诱饵的任务。由于“火蜂”在越南战争中的活跃表现,无人机再次被纳入军事强国们的战术体系。以色列等国均开展了对无人机技术的重点研究。

在雷达、光电等高新科技纷纷加持下,无人机的作战指标有了大幅提升。由于材料学和空气动力学的长足发展,无人机的设计趋向于轻量化。大展弦比及柔性材料机翼的应用,使得据此设计的高空长航时无人机可以不间断飞行,弥补了载人飞机的航时短板。

从平台构型角度,无人机可分为固定翼无人机、多旋翼无人机、无人直升机等种类。与载人飞机相比,无人机有体积小、重量轻、起飞条件低、飞行时间长、机动性高、隐蔽性强、成本低、易回收等诸多特点,适合在中低烈度局部战争及其他特定环境中使用。

在海湾战争及阿富汗战争中,美军相继装备了“猎手”“捕食者”“全球鹰”等多个无人机系统,它们主要在侦察方面有着亮眼表现。2001年,MQ-1“捕食者”无人机第一次发射导弹,摧毁了一辆阿富汗极端组织的坦克。自此,作战无人机从主要执行侦察任务迈入了察打一体的新纪元。

而在亚美尼亚及阿塞拜疆的纳卡冲突中,大量使用以色列制无人机作战的阿塞拜疆军获得了冲突的全面胜利,其无人机部队彪炳的战绩令世界关注。

奇袭中的反雷达功臣

1973年第四次中东战争前,以色列军队虽然装备了“玛贝特”及“鹌鹑”侦察无人机,但在战争爆发时,以军并未通过无人机的侦察“料敌机先”,反而在第一周的战争中损失惨重。战争结束后,以色列也加速引进及自行研制无人机。

工作人员把导弹装在MQ-1“捕食者”无人机上

1982年6月9日,以色列趁国际形势混乱、中东各国自顾不暇之机,决定突袭位于叙利亚境内对以空军部队有重大威胁的“萨姆-6”导弹基地。

叙军对以色列空军早有警惕,一直密切注意以军的动向。当雷达上出现密密麻麻的目标时,叙军防空导弹立刻启动瞄准程序,然而这些目标均是以色列放出吸引火力的“参孙”及“妖妇”两种无人机。

叙军防空火力被吸引后,真正的攻击主力以色列空军,用导弹消灭了雷达目标,并以集束炸弹等武器收尾,在6分钟的时间内,基本摧毁了叙军导弹基地。而以军的“侦察兵”“猛犬”无人机也全程侦察记录战况,“火蜂”无人机则对战场进行照相记录评估。

贝卡谷地空袭是一次典型的早期载人/无人机协同作战战例,是对无人机反雷达能力的深度运用。

“死神”捕杀“中东谍王”

2020年1月3日凌晨,伊朗“圣城旅”指挥官苏莱曼尼自叙利亚秘密飞抵巴格达。一行人乘坐两辆越野车,在车辆驶入巴格达国际机场附近的货物区域时,被美军MQ-9“死神”无人机搭载的“刀片地狱火”导弹命中。“刀片地狱火”导弹专门用于斩首行动,弹头中以旋转钢片取代空心装药战斗部。

旋即,被锁定的车辆又被一枚常规“地狱火”导弹穿入车顶爆炸。搜救人员通过死者手上的红宝石戒指判定,被称作“中东谍王”的苏莱曼尼少将在行动中殒命。

MQ-9“死神”无人机是在MQ-1“捕食者”无人机基础上的改进型。一套MQ-9系统配备4架MQ-9无人机及10名机组操控人员,可以满足多种环境下的作战要求。自2007年9月以来,MQ-9在中东等热点地区执行了数千次任务,作为非常规作战的首选武器,它堪称不折不扣的“死神”。

据报道,美军猎杀苏莱曼尼,起因是出于伊朗在波斯湾击落美国海军“全球鹰”高空长航时无人機的报复。

2021年1月6日,伊朗展开首次大规模无人机战斗演习

“全球鹰”无人机是非常先进的侦察机,配备红外探测系统、高精度摄像机及合成孔径雷达,可在接近2万米的高空,透过云雨等障碍监视并准确识别目标。

“全球鹰”可以实时传输图像给地面指挥部。它每天可监视侦察近14万平方公里的区域,并可空中加油增加飞行时长。某些冲突频仍的热点地区,无时无刻不受到云层之上“鹰眼”的默默注视。

“哈洛普”的死亡俯冲

2020年9–11月,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两国在纳卡地区爆发大规模军事冲突。在冲突中,阿塞拜疆军拥有大量以色列及土耳其制无人机,在前线展开了针对对方目标的强势攻击。

╱ “哈洛普”机身的复合材料和气动布局,使它有较强的隐身功能。 ╱

在适宜作战的天气,阿军均有一定数量的无人机保持战区内监控巡飞,为本方指挥决策提供信息保障,和对亚国军队进行防空压制。一旦锁定防空导弹系统、主战坦克、自行火炮、步兵工事等战术目标,以TB2、“哈洛普”为代表的阿方无人机就会立刻发射导弹攻击,或冲向目标引爆自身。

“哈洛普”机身的复合材料和气动布局,使它有较强的隐身功能,可在敌方警戒范围外发动打击。一套基本的“哈洛普”无人机系统,主要由1辆地面指挥车、3辆发射车和18架无人机组成,其最有效的功能是:锁定并迅速摧毁敌方防空系统的雷达设备。

它具备的光电传感器和位置记忆程序,也可以使针对防空系统其他重要目标的后续打击变得方便快捷。“哈洛普”逼近时的死亡嗡鸣,使阵地上成编制的亚国士兵丧失斗志,四散奔逃。无人机部队是暂时解决纳卡冲突的最大贡献者。

尽管无人机相对载人飞机成本较低,但其电子设备精密,即使先进昂贵的“死神”“全球鹰”无人机也有被落后、廉价的防空武器击落及因故障迫降在敌控区的先例。在即将来临的5G时代,对于如何更好地把无人机纳入战略布局及战术体系,全球的无人机强国已设计出先进方案。

无人机丰富的功能和战术,为现代战争提供了诸多新的可能性。但应该指出,在之前的战例中,无人机的亮眼表现主要依赖于对方防范及应对手段有限,双方在军事科技和信息水平上并不对等。

交战双方以先进水平的无人机进行作战及相互使用电子干扰等信息对抗手段的场景尚未出现。无人机战术还需要更多实战的验证。

但可以预见的是,未来战争中,以无人机为代表的无人设备将担纲更多,这是大势所趋。

猜你喜欢
防空
外媒关注塞尔维亚采购中国防空导弹
俄用S-400给北极盖“防空穹顶”
国产防空导弹实弹发射训练
美国改进型“毒刺”便携式防空导弹首次摧毁无人机
MBDA公司获得“海上拦截者”防空系统演示和生产合同
首部BUK—3M“山毛榉”新型防空系统已交付俄陆军
“红旗-9”远程地空导弹方队
巴黎航展上的QW-2便携式防空导弹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