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机器开始跳舞

2021-03-25 20:18邓晨
看世界 2021年5期
关键词:安哥拉街舞舞者

邓晨

几年前,我有一位想去非洲安哥拉学一种叫“基宗巴”舞蹈的阿根廷朋友。我心想,阿根廷是探戈的故乡,是什么厉害的舞蹈让这个阿根廷人要远赴安哥拉学艺?后来我才知道,这是一种性感浪漫的双人舞,1980 年代从安哥拉流行开来,在世界各地吸引了众多爱好者,并且衍生出诸多变体。

其实,被阿根廷人视为国粹的探戈舞,源头也可以追溯到来自安哥拉、刚果地区的黑奴后代。他们把黑人舞蹈与欧洲传统圆舞融合起来,在19 世纪逐渐形成探戈舞。

挪威的非裔舞蹈家普列斯特说,舞者的身体如同不停书写着的档案库,如果知道怎么解读舞蹈动作,就可以辨识出舞蹈文化的轨迹。

例如,今年春晚中开场的《非洲歌舞》节目,就大体改编自非洲南部族群的舞蹈。南非祖鲁族的战士舞者,就如春晚中头戴羽毛头冠、身穿皮裙、腿部有毛茸茸的装饰一样,只不过春晚舞者的装扮更为华丽鲜艳,也没有战士标配的武器与盾牌。

《埃及藤杖舞与东方舞》是另一个节目,“藤杖舞”可以上溯到古埃及的战舞,持藤杖的战士展示了英武姿态;而“东方舞”比较常见的名称其实是“肚皮舞”,这种舞蹈常被认为是异国情调与男权凝视的典型案例,但近年来很多女性舞者也在重新诠释肚皮舞的意义。

从安哥拉的基宗巴舞、南非的祖鲁族舞蹈,再到北非埃及的东方舞,显示出的是非洲舞蹈的多样性,但这种多样性的来源是什么呢?其实,舞蹈的形成各有其地方脉络。

比如在西非的尼日利亚,住在炎热沙漠的卡努里人偏好节省力气,跳舞看起来就像是手脚跟着音乐随便摆动;而森林地区的约鲁巴人,跳舞的技巧相当精巧多变,步法如同在丛林里穿梭前行;在海边捕鱼为生的伊卓人,舞起来总像是踏着碎步弯腰捕鱼。

很多读者或许已经不太理解日常生活与舞蹈的关系,因为现代大型社会的分工已经如此复杂,而且自动化技术替代人力,很少再把集体歌舞跟生活劳动结合,舞蹈已经被归类为一门“艺术”或“休闲活动”。现代非洲青年人也一样。传统舞蹈渐渐只是“非物质文化遗产”,但新的流行舞蹈则通过媒体传播到全球,基宗巴舞或嘻哈街舞都属于此。

这不只是新媒体的时代,也是机器人的时代。今年年初美国的“波士顿动力公司”推出“机器人贺年舞蹈”,今年的春晚也有“机器牛”伴舞陪衬。如果注意一下就会发现,机器人跳的是美国非裔的“扭扭舞”,“机器牛”中间是跳着嘻哈街舞的明星。

那么,或许嘻哈街舞里的“机械舞”,最适合作为一种对当代日常生活的回應。1970 年代迈克尔·杰克逊在电视上表演机械舞时,其实就已经意识到当时生产自动化正在开始取代人力工作,人是否成为一种可被取代的傀儡或机器呢?当肉体与机械的边界开始模糊,机械舞既是一种迷惑,也是一种主动的生存宣言。

猜你喜欢
安哥拉街舞舞者
轮椅上的舞者
《郁金香》《孤独的舞者》
大学生将传统“五禽戏”改编成街舞
这就是街舞
Not to be Defined舞出风格 来自舞者的衣橱灵感
疯狂的舞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