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联主义视域下成人学习的理念创新与路径变革

2019-04-15 01:49:28 成人教育 2019年3期

朱越来 胡生泳

【摘 要】与传统的学习观不同,关联主义学习理论的关键在于连接各种不同类型的知识节点,在学习者与学习资源之间创建学习共同体网络,从而促进学习意义的发生。然而现代成人学习也面临着诸多的问题与挑战,如知识呈“碎片化”,无法形成有效的学习体系;数据主义崇拜盛行,成人学习态度不够端正、动机不强以及注重传统、很难适应新的学习方式等等。因此,可以说关联主义学习理论为成人学习提供了新的建设路径。

【关键词】成人学习;关联主义学习理论;节点;数字化

【中图分类号】G720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1-8794(2019)03-0013-05

一、关联主义学习理论的生成背景

关于学习是什么的问题,历史上便出现了三种不同的传统学习理论——行为主义、认知主义与建构主义学习理论。行为主义理论认为,学习应该是一系列简单的刺激与反应的行为组合,因为我们无法真正地知道在这个过程中人的体内发生着什么,因此可观察道德行为结果是最重要的,真正的学习也就是个体行为发生的变化;认知主义理论认为学习是主体通过经验与思考而获得的,它是一种诠释的结果,知识在人的大脑中被看做符号,而学习的过程则是大脑对这一系列的符号进行编码——解码的过程;建构主义理论主张学习的过程是一种创造的过程,学习者在接受外来知识的同时,与已有知识进行融合——亦即赫尔巴特意义上的统觉过程,从而使得两者皆内化为学习者的“意义”知识,因此建构主义学习也被称为“有意义的学习”。

然而,值得我们思考的是这三种传统學习理论都建立在这样一种假设前提之下,即学习是一种单线地发生在个体内部的过程。正如卡伦·斯蒂芬森所认为的:“长期以来,经历被认为是知识的最好的老师。但我们无法经历所有的事,因此他人的经历,乃至其他人,都成为知识的代名词。我把我的知识储存在‘朋友处是一种通过收集人数来收集知识的公理。”[1]目前,人类已进入数字化时代,数字对人们的生活方式乃至人们的生存意义都产生了前所未有的影响,知识与学习将如何有效地展开,它将是我们这个时代的主要话题,在此背景下,另一种合乎这个时代需要的学习理论应运而生——关联主义学习理论。

步入21世纪以来,人类已全面进入一个新的时代,这个全新时代的特征包括网络化、数字化以及智能化,发达的信息技术手段也使得人们更可能共同生活在一个地球村里,每一个人(包括未成年人与成年人)的命运都息息相关,他们似乎有着共同的利益与兴趣,这也使得教育与学习更趋向于朝着全球利益迈进。因此,这一新时代的理论——关联主义学习理论形成于信息化网络时代,一方面顺应了当前人们对于网络学习、获取网络信息的迫切需求;另一方面也源于地球村对高质量人才培养的需求表征。崇尚关联主义学习理论的学者将人类大脑的知识结构类比作互联网的信息知识结构,从而将学习的主体与信息资源看成是复杂的社会与网络中的“节点”,认为学习的过程是一种专业节点或信息资源的连接过程。[2]随着互联网信息技术的发展以及数字化尤其是Web 2.0、Web 3.0时代的到来,互联网实现了其由“可读”向“可写”特征的转变,每一个互联网信息或者知识的浏览者同时也是知识的创建者,因此,每一个学习者尤其是终身学习理念下的成人学习者都能够成为网络中的知识节点,这也为关联主义学习理论提倡的构建流通与生态化的学习环境提供了有利条件。

二、关联主义学习理论及其原理解析

1.何谓关联主义学习理论

随着互联网通信技术的发展,人们的生存状况、生活方式、学习环境等已然进入了与传统完全不同的数字化时代,在对这一事实的清晰认识上,加拿大学者乔治·西蒙思(George Siemens)于2004年首次提出了关联主义学习理论,他指出,以往三种传统的学习理论有它们各自生成的时代背景与社会背景,但是用它们来解释并指导当下计算机技术时代的学习理念及其方式,则显得难以应对了,因此,关联主义(Connectivism)学习理论与数字时代的网络性特征紧密地联系在一起,这一理论将“自组织理论作为其立论依据,把学习者的学习过程描绘成大量知识节点相互连结组织成知识网络的过程”。[3]

关联主义学习理论主要从知识观与学习观两个不同的方面来阐释学习的过程的:(1)知识观。关联主义更加强调知识的组织性特征,而非结构性特征,以往的学习理论则更偏重于将知识作为一种静态的、层级的结构或者体系,数字化时代这一认知则受到强有力的挑战,关联主义学习理论研究者认为,知识具有生态性,使用动态的网络组织,因此,知识是流动的而非一成不变的,因此获取知识的渠道则显得尤为重要,联结、重组和创造是互联网信息技术时代知识的特征。知识不仅只存在于个体的大脑之中,还可以驻留于网络,其关键在于人们对于知识生长的路径探寻及意义建构。(2)学习观。关联主义学习理论认为学习是一种在各个知识节点之间建立连接从而形成知识网络的过程,每一个学习者本身,每一处信息技术资源库都可以作为连接网络的节点,因此,这一理论强调,学习的关键在于“知道知识在哪里”,而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知道什么知识内容”更重要。

学习资源取代了传统的知识而作为关联主义学习得以开展的基础,它至少具备以下四个特征:关联性、开放性、交互性以及多样性。关联主义学习理论研究者认为,知识永远处于不断地变化与更新当中,作为个体学习者的我们无法掌握所有知识,因此学习的管道则显得比学习内容要重要得多,我们要做的就是在各种学习资源之间建立关联,使其更有利于学习者对知识进行连接、重组与再造。知识节点的开放性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首先,学习资源的设计与开发要实现其互操作性与可共享性;其次,学习资源要对每一个学习者(用户)进行权限开放,以使所有人都可以参与编辑与重写,学习也不是以往认为的未成年人的事情,而是包括成人在内的一切人;最后,学习者可以根据自身的经验与发展来编辑信息资源内容,可供不同需求的学习者进行学习与参考。因此,知识节点的开放性为每一个学习者打通了网络关节,使其在网络学习中不断地更新自我、丰富自我。关联主义学习理论认为,知识最大的特征即表现为流动性,如此,教学交互则是整个学习活动的核心组成部分,这种交互性主要表现为资源的结构设计、网络技术的呈现设计、信息内容的可操作性等多个环节,它们不仅要考虑到学习者的认知特征,而且要考虑到各种各类学习资源之间的关系。因此,关联主义强调,学习即形成学习网络。

2.关联主义视域下成人学习的原理解析

第一,节点是关键。学习的过程是建立在各种资源与知识的节点上的。每一个学习的个体尤其是成人、每一处学习资源库都可视为不同的节点,知识就是在这些彼此相关的节点之间发生意义,而学习就是一种发现意义的过程,节点则充当了意义的组织者与再造者。

第二,学习不是一种静态的、单向的传递——接受的过程。学习的核心在于流通性,即将各个专业节点连接起来的过程,这一连接的过程便产生了知识意义的无限可能性。成人学习便是一种创造无限可能的过程,每一个成人都可以作为学习者,也可以作为学习资源的建设者而存在。

第三,学习不仅发生在人类每一个个体之中,也可能发生在非人的工具当中。这是对传统学习概念认知的革命,网络信息技术同样也做人类大脑的工作,它们可以识别、检索与储存等,而这一过程也就意味着是学习的过程。人类与信息技术相结合的学习是一种内部网络与外部网络相结合的过程,成人在这当中无疑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他们可以有效地构建自己学习的生态网络。

第四,学习不仅在于理解、掌握当前的知识,更重要的是学习者应该具备终身学习的能力。终身学习理念的提出契合了数字化时代的要求,因为学习的流通性特征告诉我们一切知识都在不断地生成、变化与更新当中,一个人如果限于已有知识而不思进取,必将被这个社会所淘汰。因此,成人应该养成持续学习的能力,即培养自己与各种各样专业节点进行连接的能力,只有在不断地学习过程中,自己才能与这个时代共同进步。

第五,学习也是一种互动的过程,这种互动发生在不同的人,不同的领域与学科当中。数字化时代要求成人不仅拥有广博的知识涵养,更重要的是需要培养成人的批判精神与判断能力,因此通过学习培养成人的跨学科视野,从而在不同领域、不同学科、不同知识概念之间进行联结与判断,并且在出现问题的时候,可以及时对信息资源的存在模式做出调整与改变,这是当下以及未来成人学习的目标。

数字化时代的关联主义学习理论为成人学习打开了一扇门,学习不再只发生在未成年人的身上,也不只在学校与课堂中发生,而是每一时刻、每一地点发生在一切学习者之中,学习是成人乃至任何人的权利,在网络如此发达、信息技术手段更新如此迅速的今天,成人的学习也将从理念到方法、从内容到手段等等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三、数字化时代成人学习面临的困境与挑战

1.零散化的知识呈现,成人无法形成有效的学习体系

21世纪以来数字化高度发展的今天,成人学习体现出“碎片化”的特征,他们崇拜数据、崇尚有用与高效的知识,什么知识对于他们的生活来说有用或者可以为他们带来高物质的生活,他们就去学习。由此,一方面这种学习将人们带入是一种极端工具主义、物质主义理念,在这种“碎片化”知识学习的过程中,成人往往陷入一种“无人”的境地;另一方面,成人在学习的过程中无法形成有效的知识体系,他们无法探究所学知识的前因后果,也不知道知识到底意味着什么以及其可能会在日后的生活实践中带来什么样的问题,这一切体系化知识所要回答的问题,在“碎片化”的學习中近似于无。因此我们认为,数字化时代成人的“碎片化”学习是一种无根基的学习方式,它基于解构主义的哲学理念,消解了一切知识的体系,非中心、多样化、零散化是其特征,因此成人的学习也就没有任何教育意义上的崇高性、人文性与理想性。当然,也正是基于这些特征而诞生了关联主义学习理论,正如解构主义旨在为人们敲响警钟——要怀疑并且消解权威与中心的理念一样,我们并非一味地批评碎片化学习在当下成人学习中一无是处,而只是基于现实旨在为成人敲响警钟,让他们在数字化时代可以带着批判性去学习,从而真正地理解并运用关联主义学习理论。

2.工具主义桎梏,成人学习态度不端正、动机不强

数字化时代是一种技术理性盛行的时代,历史上,人们大体上经历了宗教崇拜、人文崇拜和理性崇拜三个时期,到了当代,数字给人们呈现的是一种科学实证主义生活,人们也变得不再相信其他什么,而只是将数据作为自己唯一的信念,雅克·阿塔利在《未来简史》中便表达了这种忧虑。在这种情况下,大多数成人学习去除了任何意义上的人文性与价值性,而只是一味地追求功利性,因为数据可以说明一切。数字时代的成人学习者的学习态度可以分为以下三种:利益驱动型、自我成长型以及“为知识而知识”型。利益驱动型的成人学习者只为自身的利益而学习,他们精于算计,为了获取更大利益而不惜牺牲一些其他的方面,甚至可能做出一些违反道德法律的事情。自身成长型的成人学习者,他们为自身所存在的知识缺陷而学习,为了更好地适应这个快速发展的社会,他们不得不树立起终身学习的理念,活到老、学到老,只为弥补自身的不足。“为知识而知识”型的成人学习者则显得与这个时代格格不入,他们渴求知识,但不是为了自身的利益或者如何去适应这个日益变化的世界,在他们看来,这个世界有一种永恒的东西永远留存在人们的心中,有一种永恒的价值永远值得人们去追求,那就是从经典中获取知识,探索人类的永恒价值与人文关怀,然而在当下社会甚至未来社会这种“为知识而知识”的人却是少之又少,利益驱动型的成人学习者占据了很大一部分,当然在这个竞争日益激烈的社会,许多成人学习的目的也就只是为了寻求一份好的工作或者一份可观的收入而已,提高学历是获得利益最好的途径,因此,大多情况下,成人学习的态度不够端正,动机也不纯,在学习的过程中积极性和主动性就会大打折扣。

3.难以打破传统观念,成人很难适应新的学习方式

数字化时代下的关联主义学习有别于传统教育的学习方式。然而在成人学习的过程中,由于受到各种各样因素的影响与制约,尤其是传统观念的影响,成人很难适应新的学习方式。

首先,人—机学习难适应。数字化时代学习的一大特色就是改变以前教师讲、学生学的传统方式,而代之以人—机学习为现代主要学习方式,其最大的优势是打破了时间与空间对人的限制,并且网络学习资源极其丰富,成人不出家门也可以做到“天下尽知”,然而这也可能导致成人学习者与教师、同学之间缺乏相应的联系和情感的互动与交流,这让许多成人在学习的过程中无法找寻到归属感,导致学习效果欠佳。

其次,成人缺乏网络学习的经验和技能。关联主义学习理论要求学习者不仅在理念方面将自己看做知识的创建者,而且也要求学习者拥有娴熟的网络技术,不然成人学习者的人—机学习模式很难在现实生活中展开,由于成人的知识底子差异较大,其计算机水平也参差不齐,因此也导致成人学习没有明显的效果与质量。

最后,成人学习缺乏自主性。关联主义学习理论对于学习者的一个最大的要求就是学习者必须具有较强的自主学习能力,因为网络学习无任何监督与管理机制,成人学习者要在没有督导的情况下自主完成学业,这对于他们来说也是很大的挑战。因此,数字化时代的网络学习要求成人学习者具备较强的自主学习能力,在学习的过程中能够确定自己的学习目标和各项准备工作,并且能够对自己的学习进展、学习方法做出自我反馈和调节。

四、关联主义视域下成人学习的有效策略探究

显然,关联主义视域下如何探询一种适当的成人学习方式与之相融合是现代成人教育之所需,这就需要成人在學习的过程中,以各知识节点为中心,构建自己的学习网络,优化有效学习的管理平台,拓展学习空间以及探索多种新的学习方式等,具体来看,主要有以下四点:

1.以知识节点为中心进行连接,构建并优化成人自己的学习网络

关联主义学习理论倡导者认为,在学习资源信息化时代,知识本身已显得不再那么重要,知识之间的连接才是最重要的,因此,成人学习必须要在各专业节点发生连接的过程中产生意义,这才是其价值之所在。因为不同的节点具有不同的价值和意义,只有将这些相关的节点连接起来,才能体现出成人学习更多的价值。关联主义学习理论指出,学习者可以通过以节点为中心,创建属于自己有效的学习网络,让每一个节点在这个网络中都能发挥作用,并且学习网络一旦形成,资源信息可以更快、更有效地从一个节点流向另一个节点,这样节点之间的联系也就更加密切,知识的流通也会更加迅速。我们可以看出,这种学习理论起源于传统的学习理论,认知主义学习理论认为学习发生在不可见的大脑神经网络结构当中,而关联主义学习理论则认为学习不仅是学习者个体的独立行为,更是一种超个体甚至发生在非人类身上的活动而蔓延至计算机网络和其他一些社会网络当中,因此,学习网络的节点是丰富多样的,包括信息、数据、资源等,也包括个体、组织、网络资源库以及人们的思想、情感与行为等,它们连接成一个庞大的知识网络系统,一些零散的认知或者记忆在这个网络中将释放出巨大的学习能量。因此,成人只需要保持在这个学习网络中的连接,就可以通过它而轻松地获取自己所需的资源,成人要想自己不落伍,就需要在一个专业的网络连接中创建并优化属于自己的学习网络,在个体网络与组织网络进行内外交互过程中,成人可以不断地更新、管理、优化和扩大所得到的网络资源,使各种外部资源都能为我所用。

2.统筹管理信息资源,形成成人有效学习的管理平台

关联主义学习理论的核心使得学习转向对学习共同体的支持与发展,然而当知识由线性到非线性、由单一性到复杂性转化的过程中,也就意味着学习资源的“碎片化”与零散化,因此,如何管理学习资源也是成人在学习的过程中所面临的一项挑战。我们认为,成人在学习中要统筹管理信息资源,创建自己有效的管理平台,至少要做到以下三点:其一,数字化时代背景下的网络技术要为成人学习提供一个良好的、动态化的知识管理环境,以便成人可以构建自身与环境之间的内外知识网络,从而与社会进行连接,在这个过程中成人学习者构建的管理平台至少有三种功能:个人管理活动、社会管理活动、课程学习活动。其二,网络服务技术需要为成人学习者提供与其学习相关的管理服务,这样既可以针对每一个成人学习者的各类学习活动进行管理,而且需要对这些管理进行标准化与流程化的梳理与监督,以提高管理效率。其三,网络管理平台必须对成人学习的过程进行管理与服务,促进学习者之间建立联系并且有效参与学习活动,对他们进行相应的跟踪、记录和反馈,从而使得成人学习者之间构建学习共同体。当然,这一管理平台还需贯彻奖惩制度:鼓励学习者之间建立连接、参与学习活动、分享学习成果等,适度惩罚相反的活动,从人性化的角度出发,鼓励成人学习者巩固和拓宽现有的学习网络。

3.保持开放与自由,拓展成人有效学习的非线性网络空间

信息网络空间最大的特点就是开放性,这也为成人创造性思维的培养以及批判能力的养成提供了无限可能性。成人在进行网络学习的过程中必须保持对外的开放性,充分利用丰富的网络资源以选择有益于自己的知识,在这一过程中,成人可以通过与他人之间的差异性,促进彼此间的互动交流,以求得共同成长与进步。可以看出,网络的开放性意味着成人有极大的学习空间可以利用,并且这一空间不是固定的,而是向外不断扩展与延伸的,不是单一或者线性的,而是复杂的与非线性的。关联主义学习理论关注的是成人学习资源的非线性组织机制,尤其在学习过程中成人的生成性的思维方式。传统的学习理论都是围绕着固定的学习目标来进行的,且时间与地点都有较严格的规定,而关联主义学习理论则是一种非线性的学习模式,它倡导自由的时间与开放的空间,这样也有利于成人适应各自复杂多变的知识情境,“以便充分利用他们自身的差异化的特性来构建具有社会网络机制的学习共同体”。[4]让成人学习者在网络学习的过程中也能够体会到自己创造知识的过程与真实的生活是息息相关的,通过知识节点建立起开放的学习空间网络,并在各节点处形成各种各样的关联,这样可以激发成人学习者的学习兴趣,调动他们的主观能动性,促进其进行积极地参与、实践与反思。

4.自适应与交互式,探索成人学习的新方式

随着Web 2.0和3.0技术时代的到来,生成性学习作为一种普遍而有效的学习方式备受成人学习者青睐,这也形成了成人在数字化学习过程中对学习资源进行开发和利用的新视角。他们在过程中会结合自己的生活常识、实践经验对网络中的学习资源加以反思和重新理解,因此,我们应该为成人提供多样性的Web工具和其他服务,以使其随时学习、分享自己的心得体会。因此,这就需要成人在学习的过程中形成自适应与交互式的新学习方式,一方面自己随时随地可以适应网络环境并从中获得所需的知识与资源;另一方面,成人学习者必须与他人构建一种交互关系,这种交互关系是一种互相促进、共同成长的关系,每一个学习者都可以以学习资源为中心,组建自己的学习网络与人际网络,以便在他们获取知识的过程中利用成人学习者的集体智慧补充和完善原有的学习资源,促进其共建共享。这一交互式的学习方式“可以有效缓解成人学习者的孤独感和无组织感,帮助学习者维持学习动机”,[5]在学习的过程中,成人可以利用许多交互式的可见软件以达到更加富有成效的效果,如利用Articulate Storyline、Camtasia studio、Articulate Studio等等,使得成人学习能够及时得到反馈,提高他们的学习效率与质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