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藏人文的风景表现

2019-09-10 21:34:10 美术界 2019年8期

孟远烘

广西北海市,曾被称为水彩画的重镇,几年前,曾有北海水彩画展在中国美术馆展出,被称为画界盛事。小城地处美丽的北部湾之滨,海景、渔村以及带有南国风韵的人物,自然成为北海画家们熟稔而擅长的题材。因地处偏远,淡泊与宁静使画家们少有旁骛,他们凝神聚气关注眼前的每一朵浪花,眺望傍海人家窗外的晨晖与晚霞,用传神之笔为北海画廊增添异样的风景。

近两三年,人们欣喜地看到,青年画家刘成又以独具风格的油画别开生面——鳞次栉比的海边老房子。老房子的屋顶或窗口散落着充满生活气息的各种物品;远处时有星星点点的渔船,给人以辽远的想象或是充满希望的生活展望……刘成的油画所呈现的,大多是北海老街的风景。这一古老街区,被称为“近现代建筑年鉴”,是北海确立其历史文化名城地位的基石。老街凝聚了近两百年来潮起潮落的历史沧桑,也凝聚了中西交融八面来风的神韵。然而刘成的油画作品脱颖而出,不仅仅因为他努力浓缩这沧桑神韵,更因为他的创作具有更独到的角度、更敏锐的洞见和更深情的关怀。因此刘成的作品甫一亮相,就吸引、征服我们,并在各大画展中入选、获奖,其中包括第六届全国青年美展、第三届中国民族美术双年展、广西文明史诗重大题材美术创作项目等。这位年轻的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不甘于平庸却善于从庸常的生活中去发现,然后努力融入现实生活、表现现实生活,这或许是他的艺术追求。

刘成对老街的老建筑当然是如数家珍的,比如这些建筑为什么都采用狭长的形制?前店后居如何兼顾着商用与生活的需要?比如老街很多老建筑屋顶都有一个斜放的瓮,那是出海打渔的人们用来谛听风声的,而风,就是旧航海时代樯桅入港的信使……刘成就在这积累中滋养着情感,也磨练着敏锐。从刘成的画作中,不难看出这一积累所蕴含的厚重,更是有意无意就给我们传递他出人意料的发现。刘成的很多画作中,埋藏了很多关于人的生活的痕迹:屋顶堆放的杂物,晾晒的衣服,簸箕上的鱼干,恣意生长的植物,各种状态下的人……显然,他更专注的,是流溢于旧式建筑中的人文表现。读这些作品,觉得他捉迷藏一样把这些细碎却闪光的细节放置在画面的各个角落,让人去寻找,找到后体会他那种突然发现的惊喜,欣喜之时,会为这捕捉而会心一笑。这些充满烟火气息的生活味道,让古老的建筑充满了生气,让它们瞬间活泼了起来,灵动了起来。我认为这一点是刘成作品中的魂,是别的画建筑的画家的作品中所缺少的却又是至关重要的这么一点“灵性”。我想这也是刘成的作品频频引发关注的最为重要的一点。

刘成笔下的北海老街,并不完全依据真实的场景如实描绘,有时也按照心中的感受去主观创造。老房子对他来说只是一种依托,他只是利用房子的点线面元素,按照画面布局的需要,以及疏密的节奏的需要,去构建一种意象,一种艺术趣味。他在意的是整个画面的形状分割、气势韵味,以及所形成的节奏,所传达的意味。因此他利用屋顶与墙壁把画面切割成非常丰富而又富于节奏的图形,使得画面经久耐看。他又把物象拆分成点和线去表现,整个画面就像是一曲乐章。他在画的时候就像是在编织,一针一线,绵绵密密,一丝不乱。他画得很放松,不管是造型还是线条本身,毫无阻滞,纯如天然,于是有天趣,耐品味。那些屋顶和墙,因为稍微的变形,而不再显得刻板,反而是充满灵气和意味。灵动的线,让人想到法国20世纪的油画家劳尔·杜飞的作品,也让人想到中国山水画作品。不过显然刘成并没有参考或追求这些画家的风格,他只是听从自己的内心进行本真的表达。情感浓烈之时,刘成还把物象意象化、拟人化,那些高低起伏的屋顶,有时像是翻滚的波浪;那些黑白相间的屋顶,就像是钢琴的琴键,一张画,就是一段音乐,或者是一首小诗。有时,那些密集拥挤的房子,则像是熙熙攘攘的渔民,具有不同的性格,呈现出蓬勃的生命力。这么去看,刘成的作品又像凡高的画一样,具有浓烈的内心性和精神性。刘成娴熟地运用黑与白的对比,艳与灰的对比,疏与密的对比,整与碎的对比,我觉得他就是在把玩这些艺术元素,在乐此不疲地把玩中,构建出意趣、意味、意象。画房子的人很多,但是他们都太注重物象的本身了,所以显得刻板无趣,而刘成则把繁杂的物象转化成轻松灵动的点和线,就显得非常的有诗意和画意,这本身就是一种灵气、境界和高度。刘成的作品基本以俯视的角度观看,像是一种审视,审视这座老城千百年来的沧桑变化;又像是在思考,思考着它的精神内涵和文化意义。这些在北海高处俯瞰随处可见的老房子的景象,一般人会熟视无睹,甚至会觉得纷繁复杂、杂乱无章而难以处理,但刘成找到了其中的美感和意义,构建出自己的表现主题和个性的艺术语言。

刘成的画,并不是一幅简单的风景画,其中有着浓厚的历史观和人文性,有时甚至还加有瑰丽的想象,那不经意处所埋藏的小人、小景,是他内心的独白,是他内心的独角戏。这种具有文学色彩的意味甚至是具有魔幻现实色彩的细节或情节,来源于他对文学的热爱。他坦陈非常喜欢莫言的作品,甚至能大段地背诵其中的精彩段落,或许莫言的小说中描述的故事情节与他的生活经历有许多相似之处,引发了他深深的共鸣,于是他在画中不由自主地带入了这些对生活的思考,对人生的思考。

能在画面中如此津津有味地表现生活的人,在生活中一定也是热爱生活、享受生活的人。从外表上看,刘成似乎与当下的时代青年无异。生活中的刘成,爱吃、爱玩、爱收藏、热爱机车。然而另一方面,他虽属年轻,却也阅历非常——他出身寒门,走南闯北,在企业工作过十来年:做过上市公司董事长秘书、婴幼儿奶粉厂副总、组织筹备过博物馆,又在西藏基层与藏族牧民共同锻炼了三年,从打工到创业,从北京到西藏、穿梭在青藏高原……却又为了家庭回到北海,从事艺术创作。他性格豪爽,为人大方。时见他发现友人喜欢自己的某一收藏或物件,当即取下奉送不容谢绝。那种不经意间流露出的真性情真豪气,不能不令人赞佩。古人说,天下文章所以有生气者,全在奇士。为艺或亦如是。一个有艺术个性的画家的养成,功夫既在画内,更在画外。已有如此境界和自觉追求的年青画家,是大有希望的。

刘成

1983年生。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广西美术家协会理事、广西油画艺术委员会委员、广西水彩画艺术委员会副秘书长、广西水彩画家协会理事、北海市画院专职画家、岭南画院院聘画家。

2016年油画《古城消逝的瓦片》入选美丽南方·广西——中国美术作品展。2017年油画《古城写滿海的诗篇》获第五届广西艺术作品展优秀奖,油画《合浦汉代文明》签约“广西重大文明史诗创作工程”大型创作。2018年油画《京族与海》入选第三届中国民族美术双年展,水彩《海丝路古城之合浦》入选第六届全国青年美术作品展。2019年油画《面朝大海—10》获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广西新时代人物画创作作品展览优秀奖,油画《面朝大海—3》入选江南如画——中国油画作品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