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一然和么么晗:谈一场最有文艺范的恋爱

2019-12-24 08:53:09 知音海外版(上半月) 2019年12期

鱼儿

谈谈恋爱也能谈火了?没错!有多火?这么说吧,20岁到35岁之间的年轻人中,你问10个人,就有一半“认识”他们。

“他们”就是张一然和么么晗,和普通的情侣一样,他们也在不断地磨合、吵架、冷战后找到了属于他们自己的相处之道。两人在微博上记录爱情的点点滴滴的同时,也让两人越来越了解对方的想法,站在对方的角度考虑问题,两人的恋爱互动微博总阅读量已过亿,总转发量超过100000+,曾多次引爆热点。张一然和么么晗,活成了千万网友眼中羡慕的“神仙情侣”,近日,笔者对这对“神仙情侣”进行了专访,听他们讲述别有滋味的“恋爱宝典”——

微信里聊出的“高冷”男朋友

么么晗,90后,大学毕业后,么么晗在北京做了自媒体的工作,在网络平台上科普一些美妆教程,交友圈子小之又小,加之独立的么么晗在事业上尽职尽责,忙起来更是没有时间去谈恋爱,自然成了“单身贵族”。

一次,在和朋友里则林的聊天中,里则林为她推荐了一堆微信好友的名片,好说歹说的苦苦相劝:“别拒绝,我是觉得很优秀,能配的上你才推给你的。”经过朋友的一番劝说,回到家后,么么晗翻着点开朋友的对话框,看到他分享的一堆名片,随便点开了一个,加上好友。

此刻,正在上班的张一然看着突然跳出来的好友请求,还以为是客户,点开一看,上面却写着好友里则林推荐。张一然马上找到了里则林,里则林的回答倒也是直白:“给你介绍个对象,绝对是你喜欢的类型。”说完大概是怕张一然不加,又补充了一句“告诉你,不同意绝对后悔。”

张一然倒也没在意什么后悔不后悔,单身了两年,没有遇到合适的人,又有共同朋友,便点击了同意。当时么么晗恰好在策划一个直播节目,曾经在媒体工作过的张一然给了她很多建议,除此之外,两个人心照不宣的都没有再说什么,两个人的聊天记录停在了刚加好友的那一天。

2017年下半年,张一然要去北京出差几天,正巧要去趟两人共同的好友里则林家,么么晗和里则林一个小区,便也邀请了她。么么晗那天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有些紧张,虽然之前没有再说过什么话,但其实张一然的朋友圈她一直都有关注,感觉他是一个幽默风趣,又很有生活态度的人。可如果去的话,她又觉得自己会不会显得有点主动,那天正好她在微博上做直播,便问起了自己的粉丝,到底要不要去,粉丝大多劝她不要去,她听完想了想,决定还是要去见一次,至少自己不会后悔。

虽然是第一次见面,却也没有太尴尬,因为有朋友在,大家都很自然的聊着工作和生活方面的事情。然而,细心的么么晗发现,现实中的张一然比在微信上多了些拘谨和害羞,甚至有些刻板,不像微信朋友圈里那个轻松活泼的人。

而么么晗不知道的是,张一然的紧张是因为和自己面对面聊天的是自己喜欢的女孩子。其实,在张一然眼中,么么晗就如同一只精灵一般闯进了他的心中,纵然他表面上风轻云淡,内心却已经被激起了万丈浪花。

张一然很清楚自己的内心,但曾迫于北京的生活压力而从北京辞职回长沙的他很难再有决心动身回到那里。而且,张一然的姐姐在长沙,自己工作也在长沙,家里人自然希望他以后能在长沙长期发展。为此,为了不乱心智,为了抑制初识见面后不断上升的好感,张一然特意屏蔽了么么晗的朋友圈。

但想念一个人,到处就有她的身影,屏蔽又有何用呢?

有时候张一然每天还是会情不自禁的点进么么晗的朋友圈,去看看她的生活和动态。

回长沙后,张一然独自纠结了一个月,终于做了决定:和么么晗表白,以及,辞去长沙的工作,去北京生活。

他开着车,把自己在长沙的所有行李打包在车上,衣服,吉他和书,1500公里,一路向北,后来,回忆起那个决定,他把自己比喻成一个包裹寄给自己喜欢的人,“寄件人最勇敢的事,是划去了寄送地址”。他决定为爱北上,不再回来,这或许是对这段爱情,最好的回复。

同居生活摩擦多

2017年7月11日,么么晗在网上分享了她和张一然的恋爱经历。从两人相遇到确定关系,再到日常的甜蜜小事。标题是:我不想仗剑走天涯了,我只想给你做饭。

“他说,每见你一次,我身上就少一件武器。一开始是缴枪……小手雷……小匕首,直到所有武器都交出来了,你问我,还有什么话说,我说,请善待俘虏。”

“……他每天都给我做饭,我总躺在沙发上等,有次,他把菜端出来问我,你为什么不跟我学学做饭?我白了他一眼:不学,油烟会伤害皮肤的,老得快!还没吃完,我收到一条微信,他分享了一篇辟谣公众号给我:油烟伤皮肤是谬论。他说,你别学了,我做给你吃。我说,那你还给我发这个!他说废话那是谣言,我给你做饭只是因为我惯着你……”

让么么晗没想到的事,文章刚一发出,就有过万评论和点赞。么么晗开心地拿着手机和男友分享,你看好多人都喜欢我们的爱情,都觉得好甜,张一然不相信:“真的?你写的啥,让我看看。”说着,便将么么晗的手机拿过去,当看完这篇文章时,张一然提出了自己的困惑:“你们女生觉得这些地方很甜吗?”“当然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