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顾者协同护理模式在喉癌患者术后康复中的价值

2020-02-22 07:29:26 中国现代医生 2020年36期

李丽莎 唐鸣 桂意华 余巧敏

[摘要] 目的 探討照顾者协同护理模式在喉癌患者术后康复中的价值。 方法 采用便利抽样法,选取2018年5月~2019年12月在我院耳鼻咽喉头颈外科收治的70例喉癌患者为研究对象。按照住院时间进行分组,以2018年5月~2019年2月住院的喉癌手术患者为对照组,2019年3月~2019年12月住院喉癌患者设为观察组,每组各35例。对照组给予常规护理,观察组患者在常规护理的基础上实施接受照顾者协同护理模式的健康教育方法。干预前及干预后3个月评估两组患者的焦虑抑郁、社会支持和生活质量水平,并进行效果评价。 结果 干预前,两组SAS、SDS、社会支持、生活质量评分比较,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P>0.05);干预后3个月,观察组SAS评分为(46.82±5.83)分、SDS评分为(52.53±2.98)分,均低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观察组社会支持得分为(44.32±3.59)分,生活质量得分为(108.43±17.74)分,均高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 结论 照顾者协同护理模式可以降低喉癌患者术后的焦虑抑郁,提高患者的社会支持水平,改善生活质量。

[关键词] 照顾者;喉癌;焦虑;抑郁;社会支持;生活质量

[中图分类号] R473.7          [文献标识码] B          [文章编号] 1673-9701(2020)36-0178-04

[Abstract] Objective To explore the value of caregiver cooperative nursing model in postoperative rehabilitation of patients with laryngeal carcinoma. Methods A total of 70 patients with laryngeal carcinoma who were treated in otorhinolaryngology head and neck surgery in our hospital from May 2018 to December 2019 were selected by the convenient sampling. According to the hospitalization time, the patients with laryngeal carcinoma hospitalized from May 2018 to February 2019 were taken as the control group(n=35), and the hospitalized patients with laryngeal carcinoma from March 2019 to December 2019 were set up as the observation group(n=35). The control group was given routine nursing, and the patients in the observation group were given caregiver cooperative nursing model. The anxiety and depression, social support and quality of life of the two groups were evaluated before and 3 months after intervention, and the effect was evaluated. Results There was no significant difference in SAS, SDS, social support and quality of life between the two groups before intervention(P>0.05). After 3 months of intervention, the SAS score and SDS score in the observation group were ([46.82±5.83] points) and ([52.53±2.98] points), respectively, which were significantly lower than those in the control group, and the differences were statistically significant(P<0.05). The scores of social support and quality of life in the observation group were ([44.32±3.59] points) and ([108.43±17.74] points), respectively, which were significantly higher than those in the control group, and the differences were statistically significant(P<0.05). Conclusion The cooperative nursing mode of caregivers can reduce the postoperative anxiety and depression of patients with laryngeal carcinoma and improve the level of social support and the quality of life of patients with laryngeal carcinoma.

[Key words] Caregiver; Laryngeal carcinoma; Anxiety; Depression; Social support; Quality of life

喉癌是头颈部最常见的恶性肿瘤之一,约占全身肿瘤的5.7%~7.6%[1]。2014年中国喉癌发病率为1.71/10万,占全国恶性肿瘤发病总数的0.62%[2]。由于喉癌手术不同程度破坏了喉结构,影响喉部功能,术后常出现声音嘶哑、吞咽呛咳、刺激性咳嗽等,尤其是全喉切除术后,患者需长期甚至终生戴管,交流沟通障碍,加上恶性肿瘤本身导致的精神压力,极大的影响了患者的生活质量。因此对喉癌患者术后进行系统有效的护理显得尤为必要。照顾者是在居家环境下负责为需要照顾的家庭成员提供生活、情感和经济等无偿照顾的人,包括家庭成员、亲戚、朋友和邻居等[3]。照顾者协同护理模式以二元健康行为改变模型[4]为理论基础,当患者和照顾者共同致力于疾病的自我管理过程中时,两者间的协同合作关系有助于患者克服自我管理中的障碍,改善患者结局[5]。本研究旨在探讨照顾者协同护理模式在喉癌患者术后生活质量和心理状态中的作用,现报道如下。

1 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采用便利抽样法,选取2018年5月~2019年12月在我院耳鼻咽喉头颈外科收治的喉癌患者共70例。按照住院时间进行分组,以2018年5月~2019年2月住院的35例喉癌手术患者为对照组,2019年3月~12月住院的35例喉癌患者设为观察组。70例患者中,男64例,女6例;年龄47~79岁,平均(56.37±2.11)岁。

纳入标准:①病理明确为喉癌;②年龄≥18周岁;③具备正常沟通交流的能力;④照顾者提供的是无偿照护。排除标准:①同时合并有其他恶性肿瘤、重要脏器严重疾病者;②照顾者不固定,不能完成为期3个月的随访;③照顾者为雇佣性质者;④认知和行为功能障碍者;⑤有精神疾患,智能障碍者。两组患者年龄、性别、文化程度、吸烟史、饮酒史、肿瘤部位、肿瘤分期和手术方式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具有可比性。见表1。本研究经医院医学伦理委员会审核批准通过,患者及照顾者自愿参加本研究并签署知情同意书。

1.2 方法

对照组予常规护理,健康教育内容包括围术期宣教、疾病宣教、饮食用药指导、吞咽和(或)发音训练、气管套管护理、心理护理、化疗及不良反应护理。行出院指导,出院后3个月内电话随访。

观察组在常规护理的基础上,接受照顾者协同护理模式的健康教育方法,具体如下:①组建协同护理多学科干预团队:由3名专科护士、1名专科医生、2名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组成。其中1名高年资护士担任组长,负责整个团队的计划和组织协调工作,其他护士负责健康教育活动的具体实施。专科医生负责疾病咨询和并发症的诊疗,心理咨询师负责心理咨询和心理训练工作。所有团队成员均经过统一培训和教育,系统学习喉癌知识和宣教要点,知晓并熟悉整个流程和标准。②评估:对患者和照顾者进行问卷调查和访谈,了解患者和照顾者的关系,照顾者对患者的关心程度,评估患者的一般情况(包括文化程度、经济水平等)、疾病相关知识技能水平情况等。③开启爱的旅程:向患者及其照顾者详细地讲解照顾者参与到延续性健康教育活动的重要性、必要性和相关要点。若照顾者配合医院的各项治疗与护理工作,共同参与到患者的自我管理过程中,就能更好地改善患者的预后。④共建亲密关系:心理治疗师组织举办患者与照顾者“亲密关系”工作坊,综合运用情景模拟、角色扮演、小组讨论、策略建议等方法,在模拟剧本实践中传授有效沟通技巧和正确的应对策略,让患者正确、及时、有效地宣泄情绪,照顾者给患者提供行为、心理和情感等多维度的心理支持,促进患者与照顾者共建相互信任、沟通合作的亲密关系。⑤知识和技能的培训:根据患者和照顾者知识技能水平的评估结果,有针对性地制定健康宣教计划。组织现场教学,让患者和照顾者以群组为单位参加照护小课堂,利用面对面解说、操作示范、图文资料、视频影像、床旁指导等多种宣教手段全面实施疾病健康教育,并发放照护手册便于患者的自我管理。此外,通过微信公众号、微信群、手机APP等线上宣教平台,定期推送取喉癌护理相关知识。⑥负面情绪管理:心理干预方法主要有放松疗法和心理治疗。心理治疗师住院期间每周一次组织患者及照顾者开展放松训练,每次30 min。心理治疗即通过观察和交流了解喉癌患者及其照顧者的在疾病的应对和护理过程中其心理状态,应用劝导、启发、鼓励、支持、解释、实施等方法,帮助其树立战胜疾病的信心。⑦共同参与康复护理计划:依据患者的病情、自我管理水平及照顾者的照护能力,患者、照顾者和医护三方协同合作,共同制订适宜可行的康复护理计划,并着重强调照顾者掌握沟通技巧与解决问题的具体能力,便于其家庭护理工作的顺利进行[6]。同时,在随访过程中,及时评估照护行为的正确性和适宜性,并根据患者的康复情况适当调整护理计划。

1.3 观察指标及评价标准

在干预前及干预后3个月对两组患者分别进行问卷调查,评估患者的焦虑抑郁水平、社会支持和生活质量。为保证数据收集的同质性,资料收集者经过统一的培训。

1.3.1 焦虑抑郁水平  分别使用焦虑自评量表(SAS)[7]和抑郁自评量表(SDS)[8]测评患者和照顾者焦虑、抑郁的主观感受。两个量表均已在国内外得到广泛应用,各20个条目,采用由轻至重4级评分,SAS量表标准分在50分以上者为有焦虑情绪;SDS量表标准分在53分以上者为有焦虑情绪。

1.3.2 社会支持  采用肖水源[9]编制的社会支持评定量表。该量表共有10个条目,包括3个维度,分别为客观支持、主观支持和对社会支持的利用度。各条目分数之和计为总分,总分范围为12~66分,低于45分为社会支持水平度低,高于45分为社会支持水平度高。分数越高,表明社会支持情况越好。

1.3.3 生活质量  采用Rogers等研制的头颈部肿瘤患者生命质量测评量表(FACT-H&N)[10],经国内学者研究检验[11],该中文版量表具有较好的信效度。该量表包括恶性肿瘤共性模块和头颈部肿瘤特意模块2个部分,其中恶性肿瘤共性模块中可分为4个维度,分别为生理状况、社会/家庭状况、情感状况和功能状况。采用Likert5级评分法,从“一点也不”到“非常”分别计0~4分,反向条目得分为4减去原始分,得分越高表明相应的生活质量越好;反之越轻。

1.4 统计学处理

采用SPSS23.0统计学软件进行数据統计处理。计量资料以(x±s)表示,连续变量之间的比较采用t检验。计数资料用[n(%)]表示,采χ2检验,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1 两者患者干预前、干预后3个月焦虑抑郁情绪比较

干预前,两组SAS、SDS比较,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P>0.05);干预后3个月,观察组SAS评分为(46.82±5.83)分、SDS评分为(52.53±2.98)分,均低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2。

2.2 两组患者干预前后社会支持评分比较

干预前,两组社会支持各项评分比较,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P>0.05);干预3个月后,观察组社会支持总分为(44.32±3.59)分,高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3。

2.3 两组患者干预前后生活质量比较

干预前,两组生活质量各项评分比较,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P>0.05);干预3个月后,观察组生活质量总分为(108.43±17.74)分,高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4。

3 讨论

3.1 照顾者协同护理模式可有效改善喉癌患者的焦虑抑郁水平

喉癌患者在疾病的治疗、护理、康复过程中,承受着来自生理、心理和社会等方面的多重压力,如吞咽功能障碍引发进食呛咳或误咽,发音部分或全部丧失所致言语沟通不便,长期佩戴气管套管引起自我形象紊乱等。因此,喉癌患者往往出现焦虑、抑郁等多种负性情绪[12]。本研究显示,干预后观察组患者的焦虑、抑郁水平均低于对照组(P<0.05)。这与纪宏霞等[13]研究结果类似,说明患者和照顾者共同参与的协同护理模式能够有效改善患者的焦虑抑郁情绪。在疾病管理过程中,当患者遭遇挫折、疲乏、压力等各种心理性应激时,照顾者陪伴左右,共同应对,适时给予关爱和鼓励,这种情感支持有助于不良情绪的引导和宣泄。当患者外表形象改变,器官功能受限时,来自家人关怀的情感支持有助于减轻患者的心理应激反应,使得患者能够在家庭及社会中保持他们的个性和角色,提高其应对困难及战胜疾病的信心,从而满足患者的情感需求,改善喉癌患者的负面情绪[14]。

3.2 照顾者协同护理模式可有效提高喉癌患者的社会支持

社会支持反映个人与社会联系的密切程度和质量。喉癌患者大多数为中老年男性,自尊心较强,社交能力下降,不能充分利用社会支持来缓冲疾病带来的应激。引导患者术后早期采取正确的应对方式来面对疾病,可有效改善患者的社会支持情况,从而减轻患者负性情绪及心理压力[15]。

本研究结果显示,干预后观察组喉癌患者的社会支持总分和主观支持、对社会支持的利用度子维度得分均高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这表明照顾者协同护理模式可有效提高喉癌患者的社会支持,尤其是患者主观感知到的社会支持水平,且患者个体对社会支持的利用效率也得以提高。这与Chen等[15]研究类似,对头颈部肿瘤患者实施系统的行为改变宣教项目之后,患者对社交互动的恐惧感明显降低,对社交互动的回避活动也随之减少。随着社交技能的稳步提升,患者勇于表达个人情感,能够主动寻求他人的情感支持。此外,良好的家庭关系与和谐的家庭氛围都会给患者以支持的感觉,可提高患者的社会支持[16]。二元健康行为改变模型旨在帮助患者和照顾者之间建立相互支持、沟通合作的“亲密关系”。这种良性的人际互动打破了疾病应激状态下沟通和信任的壁垒,有助于提高喉癌患者的情绪管理能力和积极应对水平,从而更好地寻求和接受来自社会和他人的支持。

3.3 照顾者协同护理模式可有效改善喉癌患者的生活质量

生活质量是一个涉及到躯体功能、心理健康、人际关系和精神健康的多维综合性变量。喉癌患者术后颈部外形、呼吸形态的改变及发音、吞咽功能障碍,均对患者在人际沟通、生活方式、社会角色、精神心理等方面发生重大变化,进一步严重影响患者的生活质量。

正确积极的健康教育干预可改善患者的心理状态,增强患者对疾病治疗的信心,减少癌症特有的焦虑和压力,从而提高喉癌患者的生活质量[17-18]。本研究结果显示,观察组喉癌患者术后生活质量水平得以提高,且社会/家庭状况、情感状况、头颈部附加条目维度得分与对照组比较,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这与李春卉等[19]研究结果相似,提示照顾者协同护理模式可有效改善喉癌患者的生活质量。

喉癌患者的长期康复绝大部分是在家庭环境中,需要患者和照顾者共同努力下来完成。照顾者协同护理模式旨在让照顾者参与到喉癌患者的整个治疗和护理过程当中,照顾者为患者提供日常照料,给予心理支持和安慰,患者和照顾者两者协同合作,共同致力于患者的疾病自我管理和康复训练计划。这种正向、积极的协同合作关系能明显改善患者的心理状态,提升患者的自我管理能力,增强患者战胜疾病的信心,提高其生活质量[20]。

[参考文献]

[1] García Lorenzo Jacinto,Montoro Martínez Victoria,Rigo Quera A,et al. Modifications in the treatment of advanced laryngeal cancer throughout the last 30 years[J]. European Archives of Oto Rhino Laryngology,2017,274(7):3449-3455.

[2] 魏矿荣,赫捷,郑荣寿,等. 2014年中国喉癌发病与死亡分析[J]. 中华肿瘤杂志,2018,40(10):736-743.

[3] 杨贝贝,李贤华. 照护者在心力衰竭患者自我护理中的研究进展[J].上海护理2017,17(1):71-75.

[4] Trivedi R,Slightam C,Fan VS,et al. A couples′based self-management program for heart failure: Results of a feasibility study[J].Frontiers in Public Health,2016,4(8):171-181.

[5] 徐萍,余巧敏,李麗莎,等.二元健康行为改变模型对慢性心力衰竭患者负性情绪及临床事件的影响[J].现代实用医学,2020,32(5):566-567.

[6] 殷燕.协同护理干预对脑卒中后卧床患者预防压疮自我效能和认知水平的影响[J].航空航天医学杂志,2016, 27(6):782-784.

[7] 张明园.精神科评定量表手册[M].长沙:湖南科学技术出版社,1993:38-41.

[8] 张明园.精神科评定量表手册[M].第2版.长沙:湖南科学技术出版社,1998:35-38.

[9] 肖水源.《社会支持评定量表》的理论基础与研究应用[J].临床精神医学杂志,1994,4(2):98-100.

[10] Rogers SN,Ahad SA,Murphy AP. A structured review and the analysis of papers published on 'quality of life' in head and neck cancer:2000-2005[J]. Oral Oncol,2007, 43(9):843-868.

[11] 肖巍魏,韩非,赵充,等.鼻咽癌患者生存质量FACT-H&N量表测评[J].中国公共卫生,2010,26(7):827-829.

[12] 肖克珍,李飞,崔少娟,等.全喉切除术后患者负性情绪与应对方式、社会支持的相关性研究[J].中华现代护理杂志,2019,25(12):1553-1556.

[13] 纪宏霞,江丽红.协同护理干预对老年慢性心力衰竭患者焦虑、抑郁情绪及生活质量的影响[J].齐齐哈尔医学院学报,2018,39(8):976-977.

[14] 刘洁,田俊,王斌全,等.喉癌术后患者健康促进行为驱动力的质性研究[J].解放军护理杂志,2019,36(6):18-20.

[15] Chen SC,Huang BS,Hung TM,et al. Impact of a behavior change program  and health education on social interactions in survivors of head and neck cancer: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J].Psycho Oncology,2019,28(2):293-300.

[16] 邢春,刘化侠,林桦,等.住院癌症患者癌症复发恐惧与社会支持的相关性研究[J].护理管理杂志,2019,19(9):633-635,640.

[17] Han J,Nian H,Zheng ZY,et al.Effects of health education intervention on negative emotion and quality of life of patients with laryngeal cancer after postoperative radiotherapy[J]. Cancer radiother,2018,22(1):1-8.

[18] 黄晓琳.Snyder希望理论结合微信平台在喉癌病人术后康复中的应用效果[J].护理研究,2019,33(2):41-45.

[19] 李春卉,王超.以家庭为中心的护理干预对喉癌术后化疗患者近远期疗效的影响[J].现代肿瘤医学,2019,27(21).3793-3797.

[20] 尤晓玲,胡淑芬,孙凌,等.协同护理对血液透析患者自我护理能力及治疗依从性的影响[J].护理学报,2017, 24(14):52-55.

(收稿日期:2020-07-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