辨别真假,与假共存

2020-12-23 04:11:30 杂文月刊 2020年11期

刘曰建

世人崇尚真善美的“真”,不齿假恶丑的“假”,“假”一过街,喊打声会不绝于耳。不过“假”有时候又像臭豆腐,臭归臭,就是有人好这一口,甚至嗜痂成癖,“假”就“骄傲”起来。《假有假的骄傲》(《杂文月刊》2020年9月上原创版),就列出“假”的种种骄傲,令人深思。假与真是一个东西的两面,历史同样悠久,假的影响力不逊真,《红楼梦》满是假,奇怪的是人们愿意接受假,脂砚斋评语有“一日卖了三千假,三日卖不出一个真”,一语中的。假有时比真厉害,是谓劣币逐良币,如盗版书风光无限,正版书灰头土脸。中纪委查处的一名年龄造假、学历造假、入党材料造假、工作经历造假、家庭情况造假的“五假干部”,竟然一步步假到司法部党组成员、政治部主任副部级高位,可谓“骄傲”的极致。

假的魅力是使一些人舒服、滿足、低成本、高收益,真虽揭示了真理,人说真理有甜味,却往往先苦后甜。鲁迅在《立论》中说,一家生男孩,满月抱出给客人看,想得好兆头,不同说法待遇不同:说“这孩子将来要发财的”得到感谢,说“这孩子将来要做官的”得到恭维,说“这孩子将来是要死的”得到一顿痛打。结论是:“说要死的必然,说富贵的许谎。但说谎的得好报,说必然的遭打。”此为至理名言。假的东西,就像有毒的蘑菇,长的比没毒的还好看,故屡打不止,年年“3·15”,年年有打头。消灭假比登天还难,我们被迫和“假”共存,最好有一双识别真假的慧眼,少上点当就很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