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茫边缘:父亲楼上化疗我在楼下住院

2020-12-31 07:26:27 知音(月末版) 2020年12期

莫莉

安贞的母亲不慎摔瘫,继而父亲被确诊为肺癌,弟弟在美国高校当教授,能够伺候双亲于病榻之侧的人,非安贞莫属。可是,医生却告诉她,说她的肺部有阴影,怀疑是癌症……她该怎么办?

疑似患癌:病不起的女儿隐瞒真相

死亡对一个人的影响到底是怎样的?当拿到体检结果的那一刻,安贞终于明白了。她一个人坐在体检中心的长椅上,护士的话似乎还回荡在耳边:“胸部X光检查中发现你的肺里有阴影,怕是长了不太好的东西,赶快去医院复查吧。”

相似的话,一年以前安贞听大夫给父亲说过,他现在正虚弱地躺在医院的床上。没想到一年以后,这样的话语再次响起,只不过对象换成了她自己。

这时,电话响了,安贞机械地按下接听键,里面传来母亲焦虑的声音:“怎么这会儿了还没回来?你没出什么事吧?你爸那里怎么样了?小赵(照顾母亲的保姆)说她明天要回家,你要跟她做好銜接。明天你爸的午饭和晚饭要安排好……”

母亲在电话那头絮絮叨叨地吩咐着,听着她的话,安贞的眼泪像滚珠一样落了下来。

安贞是山东省济南市人,父母都是教师。父母这辈子最优秀的学生就是小安贞5岁的弟弟安毅,恢复高考后他第一批考上北京的大学,后又考上公费留学,毕业后留在美国高校做教授,是妥妥的别人家的孩子。

相比之下,安贞就逊色多了。辍学、当工人,下岗、离婚,又改做保险推销员,似乎与书香门第格格不入。

一度,安贞是父母嘴里的“反面教材”。直到他们70岁之后,她在父母心中的地位才有所改善。那是因为年过古稀的他们,终于发现了女儿这个学渣也有“实用”的一面。开门七件事,柴米油盐酱醋茶,事事帮他们打理得清清楚楚。为此,母亲曾劝安贞不要工作,在家照顾他们,她给女儿开工资。从父母手里拿工资不就是啃老吗?安贞拒绝了。

80岁以后,父母的老年病开始相继暴发,安贞也成了个奔六的中年妇女,身体机能出现退化,照顾老人的担子越来越重。

前些年,母亲还幻想弟弟能从美国回来,不过弟弟舍不得他正在进行的研究工作。

安贞一直劝母亲找个住家保姆,她就是不答应,她喜欢女儿贴身照顾自己。可她这种“喜欢”把女儿累惨了。以前,安贞的女儿还经常帮她分担些照顾老人的工作,后来她怀孕生子,自己小家的事都顾不过来,哪还能再让她帮忙?

2011年,安母年初在家摔了一跤,当时弟弟正好回来探亲,背着母亲下楼去了医院,被医生诊断为腰椎骨折,打了封闭。医生建议手术,但母亲怕身体经受不起,选择保守治疗。

弟弟陪了几天床,就按原计划回美国了,只剩下安贞一个人忙前忙后地照顾老人。护理工作加重不少,家里终于请了住家的保姆。

2013年新年过后,父亲告诉安贞,他觉得最近胸闷睡不着觉,让她带他去医院检查,结果被确诊为肺癌。父亲住到了省立医院的病房。安贞又多了一个任务,就是每天送饭。

一年过去了,父亲的病情没有好转,留在医院的时间越来越多。母亲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她的精神变得格外的敏感脆弱,跟前愈加离不开人,经常想一些不好的事,时不时地要哭一场。

终于,安贞不再顾虑被人骂作“啃老族”,把所有的保险业务都转给了同事,专心照顾两个老人。

遭遇亲情“围剿”:咽下所有的委屈和泪水

2015年,父亲的病情越来越重。这时,安贞的女儿因为工作需要调到外地,临走时给安贞一个体检单子,说已经交过钱了,让她抽时间去做个体检。

女儿走后安贞更加忙碌。在体检单快到期时,安贞终于想起来去做了。当天下午,安贞接到体检中心的电话,让她马上去一趟。

体检中心肺部造影的片子显示,安贞的肺部也出现了指甲盖这么大小的阴影,怀疑是肿瘤,让她抓紧时间去医院复查。

听到这个消息,安贞整个人都蒙了,一个人在体检中心的长椅上坐了很久,脑子里乱成一团。

“我要是病倒或者死了,爸妈怎么办?”安贞决定多找几个大夫帮她诊断一下,不能光听一个大夫的意见就轻易地开刀住院。

于是,安贞开始频繁地往医院跑,对两边老人的照顾就有点力不从心。尤其安妈还是个打卡专家,每次只要女儿回家的时间有一点不对,她就会反复追问女儿去做了什么。

被追问得不耐烦了,安贞就随口编了个瞎话:“我去学车了!”

学车是安贞早就报过名的,不过父亲住院后一直没时间去罢了,现在正好拿来当借口。

学车?这个理由让母亲吃惊不已,她马上表示反对,觉得女儿要疯了,竟然在这个时候去学车。

“你这孩子是怎么想的?你爸现在的情况怎么能离了人,你偏挑这个时候去学什么车?”母亲唉声叹气,仿佛女儿做了什么大逆不道的事。

安贞的心里既委屈又难过,偏偏还不能告诉母亲真相。本来她睡眠就差,如果知道了肯定得整夜整夜地睡不着。心里虽如此想,安贞的嘴上却说:“我怎么就不能学车了?我们单位比我年龄大的一位大姐去年刚考出驾照来。再说我把车学出来,每天送饭就不用挤公共汽车了。”

“你嫌累,打车就行,又不是没给你钱!”母亲看女儿不听话有点生气,半点不肯让步。

“你有钱?你有什么钱?全都交医院里了,咱们家现在哪还有钱?”安贞一下子就炸了,家里的钱早就用得差不多了,她把自己的工资都垫进去了。

看着母亲受伤的表情,安贞知道自己过分了,她转身去了自己屋,强迫自己冷静。

安贞回屋给弟弟打电话,跟他商量治疗费的问题,弟弟那边倒是一口答应会想办法汇钱过来,他也知道自己出不上什么力,只能从经济上做些补偿。

经济上的问题解决了,安贞松了一口气,起码不会耽误治疗了。

安贞从房间出来以后,看到母亲正轻轻用手帕擦眼睛。她雪白的头发上戴着蓝色蕾丝的软帽,坐在椅子上的身影孤单又落寞,这让安贞心里难受极了,心想:要是自己先走了,谁来陪她呢?

安贞过去哄她,母亲趁机提出让她答应不要去学车。“不行,必须去!就去!”安贞一听这话,火又上来了,扔下一句话就走了。

到了医院,父亲也说女儿:“听你妈说你想去学车?你都这么大年纪了,凡事要动动脑子,不要一时冲动,想干什么就干什么,这样会让你妈担心的。”

因为马上又要去做检查,安贞的心情很不好,当即就回嘴道:“我妈都退休几十年了,她知道什么?你也别管了,我真学出来,也不一定上路。”

“不上路你学什么?浪费钱!”父亲马上说道,似乎觉得安贞挪用了家里的钱。“我学车是之前就交过学费了,又没用你的医药费,你紧张什么?”安贞一气之下,把饭菜放下后出了门,心里委屈得不行。

接下来的几天检查情况也不好,连着看了好幾个大夫,都怀疑安贞那阴影是肺癌,要她赶快住院手术。她的心情真是跌到谷底。

很快,更大的风暴来了!

那天,安贞接到电话,是家中的一位长辈打来的。她今天去看安母,从其口中知道安贞学车的事,随即打电话来以长辈的身份劝说她要听话。安贞听了两句就把电话挂了。

接下来好几天,安贞陆续接到好几个亲友的电话,都劝她不要去学车。“安贞,你爸妈两人都需要照顾,你怎么还有闲心去学车呢?”“这么做要不得啊。父母的今天就是你的明天。你不管你爸妈,你女儿将来就可能不管你……”

这些电话打来时,安贞几乎都在医院做检查,心情本来就差,说出的话自然不好听,有几次她在电话里情绪失控差点跟别人吵了起来。

如果说未确定的病情打击的主要是安贞的身体和情绪,那亲友们的“口水围剿”,以及被戴得妥妥帖帖的“不孝女”恶名,则在精神与心灵上给予了她毁灭性的打击。

柳暗花明:以自己的方式尽孝让别人去说吧

就这样过了几天,弟弟和女儿也开始给安贞打电话,她要么不接,要么就态度很差,烦了就发脾气,坚持要去“学车”,谁也别劝!劝就滚!

电话那头的女儿,听安贞“哐哐哐”一顿发泄后,半晌才说:“妈妈,你是到了老年叛逆期了么?”

安贞一听这话“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意识到自己心态失控,随后终于忍不住把自己的情况给女儿说了。女儿当天就请假赶回来,随后几天一直陪着安贞去医院看医生。

有了女儿的陪伴,安贞的心情好了许多。在女儿的建议下,安贞也把情况给弟弟说了。他也找了一堆医生咨询,建议跟她预料的差不多,也让她动手术。要是这样,她费这么多劲干什么!

万幸的是,在疑似身患绝症的恐惧中与背负不孝女恶名的委屈中,她终于迎来了柳暗花明的那一刻。

有一个很有名的老大夫看了安贞一堆的检查结果后,问她:“你是不是年轻时得过肺病?”安贞想了一下,点头说道:“得过肺结核!”“那这个阴影像是结核留下的疤痕,如果是这样,那就不要紧。你每两三个月到医院来检查一下,注意观察,只要阴影不变化,就没什么问题。”

老大夫的话让安贞如闻纶音,马上高兴地答应下来,心里的一块大石头也落了地。女儿还是不放心,叮嘱她一定要记得复查,直到三个月后复查没有变化,大家才齐齐放下心来。

安贞又恢复了每天从家到医院的打卡生活。不过,她在亲戚中任性“不孝女”的名声却保留了下来。几个老姨、老舅还时不时地打来电话教训她,要她听妈妈的话。

这事在安贞家早就翻篇了,可在他们那里似乎还在继续发展。安贞也不想多解释什么,一堆80岁往上的老头、老太太就算知道真相,除了干着急,也做不了什么,传到爸妈耳朵里更是事儿。

至于“孝”还是“不孝”,安贞知,女儿知,弟弟知,足够了。

经过这件事后,安贞的脾气也变得柔和了不少,知道人这一辈子都不容易,谁都不知道明天和意外谁会先来。那么,只要活着,就得好好珍惜自己,珍惜身边的人,珍惜这世上一切美好的人和事。

学车风波过去不久,父亲在医院离世,没有受太多的罪。母亲两年后在家中去世,走时身上洁净干爽,穿着家常的丝绸内衫、黄色碎花外衣,一头茂盛的银发,表情恬淡安详,就像她只是陷入另一个更长久的梦中。

送走了两位至亲,安贞的心中感觉像是空了一大块。这世界上最疼爱她的两个人走了,他们养育她、疼爱她、关心她,而她用同样的爱回馈了他们,尽到了为人子女的责任。

直到去世,他们都不知道女儿曾经在生死的边缘徘徊过,经历过一番苦痛挣扎。能好好地陪他们走完最后一段旅程,对于安贞,对于他们都是一种幸福。

接下来的时间里,安贞一直在老年大学学习,报了书法、电脑、摄影、舞蹈、朗诵、英语、钢琴等等之前想学却没机会学的课程。安贞乐在其中,很享受现在的生活。

不久前,安贞真的去驾校学了开车,理论考试拿到98分,并且最终通过考核拿到了驾照。

60多岁的人能取得这样的成绩,有不少同学都为安贞点赞。安贞心想,如果父亲、母亲泉下有知,也会为她骄傲吧。

大概只有到了自己年老时,才能真正体会拥有近在身边的亲情的可贵。扫码关注,回复关键词:父母查看更多感人的亲情故事。

编辑/戴志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