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槽(短篇小说)

2021-03-24 11:16颜巧霞
江河文学 2021年1期
关键词:女儿

颜巧霞

瑛子是外乡人,师范毕业后,分配来这个小镇,她长得健康又漂亮,点漆眼,肌肤瓷器样白,一双大长腿小鹿般矫健,晃花了小镇一帮男青年的眼。追求瑛子男人有小镇公务员、供电局职员、法律事务所的律师……瑛子即便是挑,也是要挑花了眼。

正当瑛子以为要过起繁花似锦的好日子,谁料老天却不按脾气出牌,一场急性阑尾炎向她袭来。瑛子连夜被同在单位宿舍里住的女同事送去了医院,瑛子爸妈即刻从上海赶了回来,他俩是老实巴交的小本生意人,在上海做蔬菜生意,一日不出摊,就没有收入过生活,还有一个儿子带在身边,在上海的学校民工小学里读书。两人一边照料瑛子,一边忧心上海的生意,不知道他们三两日不在,出摊的地盘会不会被别人抢了去?独自在租住房里生活的儿子能不能应付一切?瑛子是懂事的女儿,劝慰她爸妈赶紧去上海,该照顾弟弟照顾弟弟,该做生意就去出摊,她都是有了工作的人了,在医院里有医生护士照应,出了院又有同事们帮忙,一切不用他们费心!

同事中数刘杨跑医院最殷勤,一日三回,早一回,中一回,晚一回。刘杨说自己是闲人,家里有大姐、二姐,家务不用他管,他没事就来看看瑛子。刘杨跑医院跑得多了,其他同事就自觉地少跑,都知道刘杨还是个单身汉,若成全了他和瑛子,也算功德一件。以往瑛子是瞧不上刘杨的,刘杨丧母多年,家有两姐和一老父亲,老父亲是脸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土里刨食,两姐是服装厂的工人,且刘杨长得不高,职业也不比瑛子好。

可是瑛子生病了,殷勤的刘杨就成了虚弱的她的依靠,她出院后住回了单身宿舍,刘杨早起来熬粥,中午留下给做饭,晚上又端茶送水,这一汤一饭的,足足服侍了瑛子一个月,瑛子对刘杨的现实条件不那么计较了。一个男人只要他对你好,两个人都有手有脚的,小日子怎么过不好?瑛子病好后,也是她和刘杨宣布正式恋爱的时候。

结婚后,瑛子发现,刘杨就像换了一个人,再也不像婚前那样殷勤对待她。她肚子里怀上孩子,刘杨请熟悉的医生照了B超,医生悄悄透露给刘杨是个女娃,刘杨回来就缠着瑛子要打胎,她气得说不出话来,她压抑住怒气,跟刘杨掰扯起来,问他:“你知道这胎儿也是一条生命吗?”刘杨说:“没生下来的都不算!”瑛子又问刘杨:“你知道打胎伤害女人的身体吗?”刘杨回:“照你说这世上就没有打胎的女人了?!”瑛子又问:“要是把这胎打掉,下胎还是女儿呢?”刘杨就默不作声,不发一言。瑛子没有听他的,他就不管不顾怀孕的瑛子,整天对瑛子眼不是眼,鼻子不是鼻子。

想要儿子的刘杨,在女儿出生后一点儿也不开心。女儿八个月的时候,刘杨在单位的体检中检查出患上了乙肝。刘杨变得更暴躁易怒,一有不顺心就在家里摔桌子踢板凳,好像他得的不是乙肝,而是发怒病。

瑛子常常把眼泪噙在眼里,这边照顾了女儿,那边还顾着刘杨的身体和情绪,像多生了一个孩子,小心翼翼地哄着捧着刘杨,什么都由着他!不敢跟他吵架,不敢给他一点气受。家里饭桌上的菜都是以刘杨适合吃的为主,他不能吃动物内脏,爱吃猪大肠的瑛子就没做过一次。

刘杨是体制里的人,因病休养,没能上班后,虽然工资多少能拿一部分,不过,他还得吃药保养,有些药又走不了公费医疗,瑛子觉得本来就底子薄的日子更捉襟见肘了。她工作起来也更拼命了,还偷偷出去兼了一份职。开始刘杨生病的时候,一帮同事很同情她,但日子一久,他们就对瑛子的苦痛无所谓起来。

有一回,教育局组织抽考,抽考的是五年级,任教五年级的有三个人,其中一人是主任。试卷在城里改完后,一盘散沙样送至各校,瑛子拿了卷子,就噼里啪啦地算学生的总分、均分,成绩算出来后,是瑛子班名列第一,某主任任课的班级,学生考得最差。瑛子拿了成绩就向校长作了汇报,校长理所当然地表扬了瑛子,批评了某主任。某主任在各办公室里大放厥词:“我就看不惯瑛子这显摆能干的模样!不就为了多挣几十块的奖金?”某主任他就不检讨自己教课时把学生当羊散放,少上了许多辅导课,倒怪瑛子太认真,太邀功!有些人一旦别人伤害到他的利益时,尽管这利益微小得不值一提,他也会将一盆脏水泼下来。

人们惯有从众心理,一人说不好,人人说不好,墙倒众人推。一女同事在某主任后面补充说:“哎,你们记得吗?有一次,学校举办广播操比赛,瑛子班第二。瑛子不服气,竟然要求整个年级组重新比赛。让所有人跟着白忙了一趟。也不过是为了第一名的一百块奖金。”

做班主任的瑛子当初是体育系毕业的,在平时的广播操训练中对学生的要求极其规范严格,临到比赛时,担任评委的都是本校的老师,班主任是老好人的,分数一律很高。教师指导得再到位,学生的动作再规范也得屈居其后,而不肯将就的瑛子却不愿向着人情屈服,她闹着要求重新比赛。

议论纷纷的最后,他们会像阿Q样说上这样一句:“别看瑛子在我们面前能上天,她在她老公刘杨面前立马就像瘪了气的气球,服服帖帖,大气也不敢出一声!这叫一物降一物!”这句话真是又安慰了她们自己又强有力地打击了瑛子。

流言多多少少传了一些到瑛子的耳朵里,她能怎么办?找这些人撕扯上一场吗?反而更让人笑话罢了。瑛子只是默默地过自己的小日子。

在瑛子的悉心照顾下,刘杨的病痊愈了,单位里却一直没召回他,他也习惯了多年闲散的居家生活,也没想着去找单位领导要求上班,还是在家呆着,毕竟有一部分的生活費可拿,他倒也理所当然地过起了日子。

瑛子还是各样简省着,一件不时兴的衣服一穿几年,女同事们买的化妆品、包包,她更是一样舍不得买。三十出头的女人,相貌简直像个村妇。女儿要学舞蹈,瑛子舍得出学费,但城里的舞蹈培训中心离家六十里路远,瑛子舍不得那点班车费,都是自己用电动车接送。

一天晚上,去接了女儿,眼看着快要到家,雷声轰隆隆起来,不一会儿豆大的雨点洒落下来,瑛子的电动车没了电,她和女儿没带雨衣,她急得打电话给刘杨。刘杨在电话里问了她们母女俩所在的路段,说:“你看你,反正马上就到家了,我去了有什么用,我也不能发电,让电动车走起来……”瑛子挂了电话后,流着眼泪把电动车一步一步地推回家。

到家时分,瑛子和女儿一大一小淋成了落汤鸡,满脸的雨水泪水分不清。瑛子走到厨房里,冷锅冷灶,还等着她做饭,刘杨就一直躺在床上看电视。

瑛子从来不跟人说自己艰难委屈,这么些年她总是独自在扛。恢复健康的刘杨在她的劝说下,去了一家清闲的单位上了班,又拿起了全工资。他终于不用瑛子负担了,算是苦尽甘来了,可以享些福了。

办公室里的同事们闲谈八卦的时候,瑛子从来不参与她们,她总是在学习,一本又一本书地看过来读过去,她这个体育专业毕业的人,语文教得不比任何人差。她们暗地里说:“倒不知道她还勤奋个什么劲?她就是爱鹤立鸡群!”明面上她们就一伙儿取笑她:“瑛子到老了,还要考个状元。”瑛子也不分辩什么,只管学自己的。

女儿考取城里的高中后,瑛子贷款在城里买了一个小房子,上下奔波着陪读。突然主管的教育部门发放了新政策,小镇老师可以凭考试去城里学校教书。瑛子单位上的同事都说:“拼死拼活考去城里干什么?在这单位里早已成为元老级员工,可以把重活给年轻人,享享清福了。进城后工资又不会比原来多,不过挪一个地方而已,有什么必要?”瑛子不听她们那一套,依然努力自己的,到了报名的时间就去考试,瑛子从几十个年轻的报考生中脱颖而出,得了第二名的好成绩,顺理成章地成为了城里小学的一名教师。

瑛子进城一年之后,孩子考上了理想的大学。这时,传来了瑛子离婚的消息。瑛子离婚的消息,是被某主任带进办公室里的,千万不要小看一个男人嘴碎的能力,他一说之后,办公室里果然立刻沸腾了,水花四溅。有人“啪”地扔下手中批改作业的笔,把眼睛瞪得牛样大问:“真的吗?”又有人“嚯”地站了起来,满面震惊地置疑:“確凿无疑?”连向来如老牛样沉默的老刘也疑云密布地说:“她和老公怎么了?”主任芦叶般细长狭小的眼睛里,收起往常的促狭神色,神情沉重得跟他家死了人似的,但心里怎么乐呵谁也不知道。他们似乎没有人相信曾经在刘杨面前像哈巴狗一样顺从的女人,竟然主动地把已经健康了的刘杨给踢开了。

他们以后想安慰自己,都没有了句式,不过,他们是不耽误找他人弱点的,办公室里的男女同事展开了激烈的讨论,总结道:“女人太强势了就是不好,好好的一个家就这样被她败了!再说了都四十几的女人了,有哪个男人要的?看她怎么蹦跶?”

他们不知道,瑛子只是对这一帮子人死了心,这一帮子人除了刘杨还有他们,才一心要跳出这个“池子”去的。

责任编辑:林洲子

猜你喜欢
女儿
哈哈村
棉鞋
一把年纪
发毒誓
懒惰
每天用一张照片说“对不起”
和女儿的日常
犯错也是难免的
女儿不爱自己读书等
我给女儿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