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泥咕咕”(小小说)

2021-03-24 11:16侯发山
江河文学 2021年1期
关键词:敬老院燕子梅花

侯发山

我在当地一家敬老院当义工。敬老院的老人中有个叫八爷的退伍老兵,一辈子未娶。老人的房间里有一个“泥咕咕”。准确地说,是一只燕子形状的“泥咕咕”。色彩已经不是那么鲜艳了,底色是黑色,背部是用绿、红等勾勒出树叶状的羽毛,两只彩绘的耳朵上各有一个洞眼。可爱,古朴,拙中透出雅来。这么一个古旧的物件,老人却视若珍宝,我要给它擦拭,他都不让。又一个周末我去敬老院的时候,带了一个新的“泥咕咕”,打算把八爷那个换掉。

没想到,再次遭到八爷的拒绝。接下来,老人给我讲述了这个“泥咕咕”的故事。

那一年,八爷在大伾山上伏击敌人时被流弹击中腿部,大部队撤退后,他留在当地百姓家中养伤。这家是个手艺人家庭,平时制作“泥咕咕”。他们就地取材,把村边的黄胶泥挖回家,加水和成泥巴,用木棍捶打几遍,使其变得柔软细腻,如面团一般。工具是一根竹棍儿,削成一头粗一头尖,用以雕画泥玩具的鼻、眼、嘴和身上的花纹。这些“泥咕咕”有以三国、水浒和瓦岗军为原型的人物,也有老虎、狮子、大象以及燕子、斑鸠、孔雀等形象的动物和飞禽。再根据其形状,在不同部位打眼通孔。制作出来的泥咕咕晾干透后,放进小土窑里烧制,成型后用嘴能吹出不同的声音。这家有一个女孩梅花,跟八爷年纪相仿。八爷躺在床上,每天的饮食起居都由梅花照顾。等到八爷病好,两个人产生了感情。梅花要跟八爷走,遭到八爷的强烈反对:“我是去当兵打仗,不是回去过家家。”梅花知道八爷的脾气倔,送给八爷一个“泥咕咕”,对八爷说:“我等你,今生非你不嫁。”八爷说:“等胜利了我再来找你!”从此,两个人天各一方,音讯渺茫。

讲到这里,八爷指着桌子上那个燕子形状的“泥咕咕”,自豪地说:“她送给我的这个泥咕咕,在战场上立了大功。侦察敌情时,我吹着泥咕咕模仿鸟的叫声传递情报。”

八爷拿起“泥咕咕”,轻轻吹了起来。时而像燕子唱,时而像小马叫。我忍不住要接过来试试,八爷摆了摆手,说:“有个搞收藏的出了个天价,我都没卖。”

“八爷,您就没找过梅花奶奶?”我好奇地问。

“等战争结束,一切稳定下来,已经是八年之后。我曾到浚县寻找,她家的老房子已经不存在。听人说,被敌人烧毁了,梅花一家不知道躲到哪里。我找了好久也没找到……”八爷失望地说。

“既然这样,您可以再找一个老伴吗。”

八爷摇摇头,黯然说道:“我的心里只有她,任何人都进不去。”

当天晚上,我根据八爷提供的线索,写了一篇《寻找“泥咕咕”》的文章,然后投给了浚县的文友,很快在当地媒体上刊发了。

没过多久,我接到了一个电话,一个苍老的声音急不可耐地传过来:“闺女,你说栓柱真的还活在人世?”栓柱是八爷的大名。

我忙不迭地答应着:“老人家,当然是真的。请问您是——”

“我、我就是梅花呀。”

我抑制不住兴奋地说:“梅花奶奶,您方便微信视频吗?”

“方便,方便。”

我没有马上开微信视频,忙跑去把消息告诉给了八爷。八爷又惊又喜,说:“别急,别急,让我收拾一下。”

我忍不住笑了,幫助八爷换衣服,擦脸,刮胡子。

视频打开。两个满脸沧桑的老人都愣住了,半天不说话。

“梅花,真的是你吗?”八爷先开口了。

老奶奶点点头:“你真的是栓柱?”接下来,手机那端出现一个泥塑的英俊男子,穿着军装——是八爷!我看过八爷的退伍证书,这个泥塑的形象就是八爷。

“七十多年了,能不老吗。”八爷一边说,眼里一边流泪。

“你、你这个傻瓜!我等了你一辈子。”镜头转换了,满屋子的“泥咕咕”。看不到老奶奶的样子,估计也在抹眼泪。

等后来见到梅花奶奶,我还知道一个重要的细节:当年八爷在梅花家养伤的时候,为了躲避敌人的追捕,八爷和梅花装作新婚的夫妇躲在一个被窝。也是这个缘故,梅花一辈子没嫁。

没隔多久,在敬老院里,当地政府为两位年过八旬的老人举行了一场隆重的婚礼。

责任编辑:林洲子

猜你喜欢
敬老院燕子梅花
燕子
梅花
敬老院的微笑
燕子叫
梅花
燕子
火场救人
左手右手(4)
敬老院内暖意浓
与黑暗分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