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爷

  • 君子图
    年间,北平有位张三爷,是盐业银行的董事、著名的收藏家,也是个京剧票友。这天,三爷正在琉璃厂的书画摊前溜达,忽听一阵胡琴声,十分悲怆。他心中好奇,顺着声音寻了过去,见一中年男人独坐小凳,正在自拉自唱《秦琼买马》。三爷走近,发现地上摆了张纸,写着“画卖有缘人”几个瘦金大字,却不见要卖的画。三爷没吭声儿,听中年人唱完一段后才问:“先生,您卖的画呢?”不料,中年人却反问:“您识画吗?”三爷愣了一下说:“略懂一二。”中年人盯着他瞅了一会儿,说:“请。”他起身带着三爷

    民间故事选刊·下 2021年6期2021-06-11

  • 撞车
    上没,撞上没?乔三爷睡了一天一夜,刚睁开半个眼睛,就不停地问。撞上了,撞上了。班长一句话,乔三爷立马闭上眼睛,又睡了一天一夜。车撞上了,乔三爷就放心了。接连好几天,乔三爷都在死心巴肝地想一个事儿,怎么才能把车撞上呢。撞车,那可是大事儿哟。撞的不是什么一般的车,那是敌人拉弹药的大车。村长说,你那车,可是你的命根子哟,你能舍得?答应了人家的事儿,先办利索了再说。这些年,乔三爷就靠着这句话,在村子里活得利索。一个跑马拉车的能干多大的事儿呀,能在一个村子樹立那么高

    小小说月刊 2021年6期2021-06-10

  • 雪夜绣梅花
    ,哈尔滨有一位曲三爷,他擅长琴棋书画,平时经常和一帮文人雅士聚在一起,喝酒、吟诗、作画。曲三爷的酒量其实平常,可是到了这种场合,兴之所至,难免就会喝过量。那年冬天的一天,下着鹅毛大雪,曲三爷喝多了,聚会散后,酒馆掌柜的怕他迷路,要派伙计赶马车送他,曲三爷却摆手拒绝了。他觉得自己还挺清醒,不用人送。曲三爷出了酒馆大门,顶着风雪,跌跌撞撞地往家里赶。当他走到马家沟子河旁边,歪歪斜斜地刚想上桥,不料一脚踩空,没走到桥上去,却跌到了结冰的河面上。这一折腾,酒劲儿完

    民间故事选刊·下 2021年3期2021-03-25

  • 租地
    韦如辉三爷驼着背,像背一袋米一样来到热闹的院子里。阳光正旺,热闹的三层小楼熠熠生辉,晃得三爷眼疼。热闹卧在躺椅里,往嘴里送一杯刚泡好的龙井茶,见三爷过来,慌忙站起来,一只脚踏空,茶水洒了一胸襟。三爷当民办教师的时候,代过热闹三年的语文课。热闹脑子不在书本上,一首上好的唐诗,被他弄得鸡零狗碎,三爷没少用书背敲他的头。热闹用一只肥胖的手捋着头顶,已经稀疏下来的头发,很听话地往后跑。三爷,哪阵风把您老吹来了?热闹想,应该提前给三爷拜个年,这事儿倒了过来,热闹不是

    安徽文学 2020年11期2020-11-19

  • 雪夜绣梅花
    ,哈尔滨有一位曲三爷,他擅长琴棋书画,平时经常和一帮文人雅士聚在一起,喝酒、吟诗、作画。曲三爷的酒量其实平常,可是到了这种场合,兴之所至,难免就会喝过量。那年冬天的一天,下着鹅毛大雪,曲三爷喝多了,聚会散后,酒馆掌柜的怕他迷路,要派伙计赶马车送他,曲三爷却摆手拒绝了。他觉得自己还挺清醒,不用人送。曲三爷出了酒馆大门,顶着风雪,跌跌撞撞地往家里赶。当他走到马家沟子河旁边,歪歪斜斜地刚想上桥,不料一脚踩空,没走到桥上去,却跌到了结冰的河面上。这一折腾,酒劲儿完

    故事会 2020年21期2020-11-06

  • 君子图
    年间,北平有位张三爷,是盐业银行的董事、著名的收藏家,也是个京剧票友。这天,三爷正在琉璃厂的书画摊前溜达,忽听一阵胡琴声,十分悲怆。他心中好奇,顺着声音寻了过去,见一中年男人独坐小凳,正在自拉自唱《秦琼买马》。三爷走近,发现地上摆了张纸,写着“画卖有缘人”几个瘦金大字,却不见要卖的画。三爷没吭声,听中年人唱完一段后才问:“先生,您卖的画呢?”不料,中年人却反问:“您识画吗?”三爷愣了一下说:“略懂一二。”中年人盯着他瞅了一会儿,说:“请。”起身带着三爷进了

    小小说月刊 2020年7期2020-07-27

  • 三爷
    亩水田卖给弟弟柯三爷。柯家的老仆人托人传回话,少主人在赌馆又输了个底朝天。打远瞅见柯二爷的影子,柯三爷就从后门溜了出去,同时吩咐内人,把门关上,用木头顶死。柯二爷赶到,拼命拍门,下人只从门洞里应一句:“主人偕夫人收租去了,走时丢下了狠话,谁看不住门就剁谁的手。回吧,爷。”说完,将门洞眼实实地闩上。柯二爷进不了柯三爷的门,窝着一肚子乱窜的火,转而朝童大家奔去。在整个南原,也只有柯三爷和童大有能力一口气吃下他这么多旱涝保收的河川地。柯二爷走了,柯三爷麻溜折回来

    小小说月刊 2020年7期2020-07-27

  • 三爷
    于德北 三爷是个老实巴交的会点儿木匠活儿的农民。他年轻的时候就不好务农,一心想学点儿手艺,可是,在外人看来,他是一个心窍不通的人,能把地侍弄明白就不错了,怎么可能去学手艺呢。结果呢?他还是去了,学木匠,一学就是三年。三年了,师兄弟们都出徒走了,可以自己走乡串县打橱柜了,只有他,依然对木匠的精细技艺似是而非,手里的家伙什儿长偏了心眼儿一样,不是左三寸歪,就是右四寸斜,气得师父哭笑不得,点着脑门儿骂他:“我怎么也能教出一个大眼儿木匠?!”大眼儿木匠干不了细木

    民间故事选刊·下 2020年6期2020-06-29

  • 三爷醉酒
    唐风三爷读过私塾,乡试小考,一介童生,三爷像发蔫不吐穗的稻谷,始终求不得生员的功名。木鱼青灯,三爷享受着一份清福。小红泥巴房子里,三爷厌倦了读书,便鼓捣些小玩意。一枚鸡蛋,三爷用棉纱细心打磨,蛋壳亮得像一块玉石,三爷手执尖嘴青铜小锤子,啪啪,鸡蛋顶端啄一个洞,倒出蛋清蛋黄,三爷便在蛋壳上涂上官粉、胭脂,绘画脸谱。三爷大多绘画金陵十二钗或秦淮青楼女子,从不描绘张飞、李逵一般虬髯如针的猛汉。问及三爷,三奶奶语气极尽挖苦:“与女人亲嘴去了!”与三爷说话更没有好气

    小小说月刊 2020年5期2020-05-20

  • 三爷的年三十
    年三十一大清早,三爷就赶到汽车站,买了张回老家的车票。按照风俗,这一天应该到坟上给去世的亲人烧些纸钱。三爷是专程回去上坟的。坐了三个多小时的车,三爷到了镇上。这里离家四五里路,有出租车可坐,但三爷决计步行。通往村里的是一条水泥路。由于周边村庄里的村民大多已迁往城市,路上很少看到行人。三爷的家乡土地肥沃,是片生长庄稼的好地方,可此时田野里满是枯黄的杂草。三爷侍弄了一辈子土地,看到大片大片的田畴被抛荒,心里隐隐作痛。大年三十,本该是最热闹的时候,可村里冷冷清清

    百花园 2020年4期2020-05-06

  • 君子图
    年间,北平有位张三爷,是盐业银行的董事、著名的收藏家,也是个京剧票友。这天,三爷正在琉璃厂的书画摊前溜达,忽听一阵胡琴声,十分悲怆。他心中好奇,顺着声音寻了过去,见一中年男人独坐小凳,正在自拉自唱《秦琼买马》。三爷走近,发现地上摆了张纸,写着“画卖有缘人”几个瘦金大字,却不见要卖的画。三爷没吭声儿,听中年人唱完一段后才问:“先生,您卖的画呢?”不料,中年人却反问:“您识画吗?”三爷愣了一下说:“略懂一二。”中年人盯着他瞅了一会儿,说:“请。”他起身带着三爷

    故事会 2020年2期2020-02-04

  • 三爷
    桂华我不知道三爷缘何一生未娶,那条腿怎么瘸的。除爷爷以外,三爷是对我们最好的人了,他不仅经常给我们好吃的,还救过弟弟和我的命呢。弟弟五岁那年夏天,一个人去河边玩耍,一不小心滑进河里。三爷从田里出来,去河边洗脚,刚巧看到弟弟在河里挣扎,就一猛子扎进水里,弟弟的小命才没交给河神。那年,我跟着三爷上山采草药,突然从草丛中蹿出一只受伤的狼,绿莹莹的眼睛,吓得我浑身发抖。狼一步步地向我逼近,紧要关头,三爷高喊:“快跑!”同时他拖着瘸腿挡在我和狼之间。狼张开大嘴朝三爷

    今古传奇·故事版 2019年12期2019-12-24

  • 刀客
    人称“刀客”。黄三爷是外乡人,每年都来这里承包割苇子的活儿,很多刀客都认识他,他也认识很多刀客。这年冬天,他又领着二十几个身强力壮的人来了。正是深冬时节,寒风刺骨,隔三岔五天上就飘起雪花,要多冷有多冷。黄三爷带着刀客们在风雪中收割,一天也不歇息,大伙儿都想在年前把活儿干完,好回家过个团圆年。割倒的芦苇是用专门的绳子打捆,苇捆大小一致,刀客们自己割好的芦苇都自己垛着,最后按捆算钱。他们白天干活儿,晚上躺在芦苇搭的窝棚里睡觉,有时冻得实在睡不着觉,大伙儿就起来

    民间文学 2019年6期2019-08-01

  • 祭酒三爷
    王德新在雷庄,三爷的谋略是家喻户晓的。三爷有点像水浒上的智多星,有点像三国中的诸葛亮,有点像愚公移山里的智叟。老伴几年前过世了,三爷的家里已不似从前那般齐整,简陋,凌乱,大有一种瓮牖绳枢柴床瓦灶的趋向。三爷的家是大儿家割出来的一间耳房,耳房当街向外开个门儿,就成了三爷自己的家,很独立,像个经济特区似的。村里的老人大多这样居住,自由,随便。三爷的家卫生方面欠缺了不少。比如眼前屋内的地面上,就躺着两只死苍蝇。三爷也懒得理,死苍蝇就赫然摆在那里,枭首示众似的。看

    牡丹 2019年13期2019-06-05

  • 三爷和他的胡弦
    阎秀丽三爷进屋的时候,身后带进来的阳光把阴暗的小屋瞬间照亮了不少,女人的眼睛里蕴含着抑制不住的笑意,连忙用袖子擦了擦本就不脏的椅子,有些拘谨地说:“坐……坐下,我给你做饭去。”三爷没有吭声,转过身把后背上一个长长的包袱卸下来,女人双手刚想接过去,三爷厉声喝道:“放下!”女人吓得赶紧把手缩回来,讪讪地转身走了出去。吃饭的时候,女人把盛着炒鸡蛋的盘子放到三爷面前,自己的碗里只有几根黑乎乎的咸菜条。屋里静得似乎只能听见咀嚼声和碗筷声,正在低头吃饭的女人碗里忽然多

    小小说月刊·下半月 2019年4期2019-05-08

  • 大水
    李云风一三爷不紧不慢地走着,三爷不拄拐杖,没事儿就爱在堤坝上溜达。堤坝很高,高过坝脚下人家的屋顶,三爷在坝顶能把坝脚下的二百多户人家看在眼底。三爷姓赵,排行三,堤坝下这片小村落叫赵家苇塘。一百多年前,赵家开始在这里开荒种地,是最早的拓荒者。但现在村里除了三爷,再无赵姓人家。三爷兄弟四人,大哥早亡,二哥在土改时自杀,死在苇塘中,二嫂发了疯,第二年也死了,留下一个侄女,被三爷抚养。三爷终生未婚,把侄女当亲生闺女看。侄女出嫁后也经常回来看他,孩子大了,就打发孩子

    阳光 2019年2期2019-01-31

  • 三爷
    桂华我不知道三爷缘何一生未娶,那条腿怎么瘸的。除爷爷以外,三爷是对我们最好的人了,他不仅经常给我们好吃的,还救过弟弟和我的命呢。弟弟五岁那年夏天,一个人去河边玩耍,一不小心滑进河里。三爷从田里出来,去河边洗脚,刚巧看到弟弟在河里挣扎,就一猛子扎进水里,弟弟的小命才没交给河神。那年,我跟着三爷上山采草药,突然从草丛中蹿出一只受伤的狼,绿盈盈的眼睛,吓得我浑身发抖。狼一步步地向我逼近,紧要关头,三爷一边高喊:快跑!一边拖着瘸腿挡在我和狼之间。狼张开大嘴朝三爷

    小小说月刊 2018年11期2018-11-09

  • 三爷与剃头匠
    永生搁涞阳城,扈三爷算是大财主。多大?数不上第一,排老二,有戏。他家挨铁路边住,那是穿涞阳县的第一条铁路,詹天佑修的,为的是方便慈禧老佛爷去易县西陵上香祭祖用。“过了铁路,最数老扈”,说的就是扈三爷家大业大。扈三爷长得就富态,脑袋似直接摁在肩膀上的冬瓜,后脖梗子上一溜肉沟。人说这长相天生就是富贵命。可谁知道,扈三爷原先卻是个叫花子,拎打狗棍讨了十几年的饭。叫花子怎么就富贵了?是金元宝绊了脚丫子?还是瞎猫碰上死耗子捡了“狗头金”?就不知道了。这扈三爷有一怪癖

    民间故事选刊·下 2018年9期2018-09-19

  • 腊月吃大灶(上)
    儿!初十晌午,齐三爷家的儿子齐如山和刘家村的刘凤云订婚,都去三爷家吃大灶呀!”吃大灶,是这一带千百年沿袭下来的风俗,就是哪家摊上红白喜事了,就得在家里摆一场饭局,把全村每一家的男女老少都请来吃上一顿,这一是为办事增添气氛,二是借此联络乡亲之间的感情。而且有一条不成文的规矩:如果请不齐全村人家,就说明这家人脉不行,这家就会在全村抬不起头来。而且老话留下来的还有一条,那就是落下一家,摆大灶的这家三年不顺。所以,不论哪家要摆大灶,那是天底下第一大事,早早就准备上

    民间文学 2018年5期2018-07-23

  • 三爷
    一脸喜庆。我是你三爷呀,听说你要回来,正要去村口接你呢。我的思维回到多年前,那些喷香的甜瓜、新鲜的小河鱼,立马让三爷的形象在我记忆中活泛起来。终于见到亲人了,我一下子从那部怀旧的电影里走出来。三爷很热情,拉着我的衣袖走进家门,三爷的小院整洁有序,像刚清理过一样。三爷说,我们就不进屋了,院里太阳暖和,晒着舒服,咱爷俩好好聊聊。三爷说着看着我,脸上横竖的皱纹里藏着的全是慈祥和喜悦。我把带来的一些礼品放到院里的一个小桌上,三爷客气了一下。我给三爷点上一根香烟,三

    民间故事选刊·上 2018年7期2018-06-22

  • 罗跛三爷拜师
    位练武的,叫罗跛三爷。罗跛三爷未习武前,年轻气盛,爱与人争输赢。泸州有位拳师,他早有耳闻,就去挑战,那拳师徒有虚名,被他三拳两脚打趴在地上了,这下,罗跛三爷声名鹊起了,来了不少找罗跛三爷比武的,却都不是对手。罗跛三爷不免沾沾自喜,心想:都说天下武功在中原,那好,我就去中原,看中原人的武功怎样?临行前的头天是清明节,罗跛三爷到自家的田埂上收胡豆豌豆,不一会儿烟瘾一来,就冲着锄草的朱三讨要烟抽。朱三好恶作剧,就从土边捡来一枚有捻的鞭炮,取出一支烟,用丝麻草系了

    民间故事选刊·上 2018年7期2018-06-22

  • 画皮
    村干部犯了难,蒋三爷自告奋勇:“别人有妻儿老小,我光棍一条──还是我来吧。”有人愿意背这个锅,村干部当然大喜过望,于是急忙往乡里汇报。不久乡里就派来了专门的调查组,里里外外一分析,蒋三爷还真是个有问题的人──解放前有一段时间里他去了上海!按照时间推算,蒋三爷去上海时二十六岁,正是一身好力气的时候。他去干了什么呢?村里人都知道蒋三爷去上海的原因是他打死了一个恶霸──这事他在忆苦思甜大会上没少说──而他到上海后干了些什么,却一直没有人探询。调查组的人去蒋三爷

    小小说月刊 2018年3期2018-03-20

  • 画皮
    村干部犯了难,蒋三爷自告奋勇:“别人有妻儿老小,我光棍一条—还是我来吧。”有人愿意背这个锅,村干部当然大喜过望,于是急忙往乡里汇报。不久乡里就派来了专门的调查组,里里外外一分析,蔣三爷还真是个有问题的人—解放前有一段时间他去了上海!按照时间推算,蒋三爷去上海时二十六岁,正是一身好力气的时候。他去干什么了呢?村里人都知道蒋三爷去上海的原因是他打死了一个恶霸—这事他在忆苦思甜大会上没少说—而他到上海后干了些什么,却一直没有人探询。调查组的人去蒋三爷家了解情况,

    民间故事选刊·下 2018年2期2018-03-02

  • 要死得干干净净
    熬好的八宝粥端进三爷房间,床上却不见人。奇怪,一个病入膏盲的老人,一大早跑哪去了?往天我送饭去,三爷都躺在床上,我进门时还会听到一连串的晨咳,今早房间里鸦雀无声,被盖也叠得整整齐齐。人呢?我慌了。三爷今年85岁了,以前生龙活虎,从没得过啥病,春节期间的一次感冒,却突然查出肺晚期,这可是绝症。二叔要花大钱给三爷做手术,求医生把三爷有癌细胞的肺叶切除,被三爷拒绝了,医生也不赞成,说三爷那么大的岁数了,做手術危险,建议吃药控制。二叔很有钱。90年代,他就开了一个

    小小说大世界 2018年2期2018-03-01

  • 稻草爷
    宗晴三爷种了两亩稻田。秋收时,有外地的收割机开进村,三爷却肩扛搭斗到田间,采取原始的手工方式打谷。村民们不解。两亩田,收割机来回溜几圈就完事,只需把一袋一袋的稻谷运回院坝晾晒就行了,多快呀。有人替三爷算了笔细账:若请人打谷,除去人工费、生活费、烟酒钱,还有三爷种地的活路钱、肥料款,那粮食跟直接掏钱买还有啥区别?谁知三爷打谷不请人,他自己割自己打。人们懂了,三爷是算过细账来的,不会轻易把钱拿出去。庄稼人秋收抢时间,以前还没收割机的时候,天不亮就出门割谷了。三

    安徽文学 2017年12期2017-12-25

  • 关东楔子王
    已是掌灯时分,顾三爷眼瞅着状元街上的行人渐渐稀少了,估摸着也没生意了,于是吩咐伙计顺子小心照看铺子,自己就先回去歇息了。回到院子里,顾三爷先预备好晚饭,就坐在太师椅上喝起茶来。他单枪匹马地闯了一辈子江湖,无儿无女。五年前,一个偶然的机会捡了个孤儿顺子,认了干儿子。顺子为人老实,对顾三爷的话言听计从,顾三爷打心眼里喜欢他。于是,顾三爷干脆撂下闯江湖的营生,在状元街上盘了间铺子做起了小生意。顺子平日里就在铺子里打下手当伙计。虽逢乱世,父子俩的小日子倒也过得和和

    小小说月刊·下半月 2017年11期2017-10-30

  • 民歌
    得。但我们不晓得三爷晓不晓得。喜爷爷也姓代,村上的人都喊他喜子。他办了一个店子,卖日用百货、种子肥料、大米面粉,是我们雨水荒村最早盖上熟砖房子的人。村里人都说他很有钱,比过去的地主有钱得多,光漂在山上的钱就有几十万。我牙牙学语的时候,爷爷带着我去他店子里买东西,要我叫他喜爷爷。我一直都恭恭敬敬地叫着。三婆和喜爷爷究竟是什么时候开始耍流氓的,我搞不清楚。似乎我生下来之前就是这样了。在学校里,烂脑壳曾取笑我,他把左手的两根指头圈成一个圈儿,然后右手的一根指头飞

    长江文艺·好小说 2017年10期2017-10-12

  • 情债
    宁琳净梅香成了三爷的妾,三奶哭得是昏天暗地。那时候,李家是当阳镇首屈一指的大户,经营着蚕丝买卖。太爷是“大李蚕铺”的老板,在当阳镇是个响当当的人物。三爷是太爷跟前的幺子,从小机灵乖巧,深得我太爷的宠爱。有了太爷的庇护,三爷就不安分了,整天和一帮酒色之徒混在一起,不是在街头闹市跟人打架斗殴,就是到酒楼妓院吃喝嫖赌。我太爷为了能拴住三爷的心,在三爷18岁那年,给他早早娶了亲。三爷结婚后,由于三奶温柔贤惠,把他侍候得舒舒服服,三爷就不再往烟花柳巷里钻了,和三奶认

    小小说大世界 2017年8期2017-09-11

  • 关东楔子王
    已是掌灯时分,顾三爷眼瞅着状元街上的行人渐渐稀少了,估摸着也没生意了,于是吩咐伙计顺子小心照看铺子,自己就先回去歇息了。回到院子里,顾三爷先预备好晚饭,就坐在太师椅上喝起茶来。他单枪匹马地闯了一辈子江湖,无儿无女。五年前,一个偶然的机会捡了个孤儿顺子,认了干儿子。顺子为人老实,对顾三爷的话言听计从,顾三爷打心眼里喜欢他。于是,顾三爷干脆撂下闯江湖的营生,在状元街上盘了间铺子做起了小生意。顺子平日里就在铺子里打下手当伙计。虽逢乱世,父子俩的小日子倒也过得和和

    民间故事选刊·上 2017年9期2017-09-05

  • 木头人
    许只有花狗明白,三爷特喜欢说话。可和谁说呢?老伴儿走得早,儿女们相继携家带口进了城。左邻右舍,也只剩下土坯房的几堵残垣断壁。偌大个村子,没几个人。于是,三爷就把自家的花狗称伙计,常和花狗说话。当然,花狗不会搭话,只是三爷一个忠实的听众而已。三爷说话时,花狗就趴在三爷的脚边支棱起耳朵静静地听。从三爷的话里,花狗知道了三爷的一些事儿。比如,三爷曾经是个木匠,造房子,建庙宇,打家具,做嫁奁,与木材有关的活儿,啥都干过。尤其是刻花鸟,雕龙凤,塑菩萨,活生生的,十里

    小说月刊 2017年8期2017-08-16

  • 三爷家的车事
    王颖①三爷的坐椅是道风景线:黄包袱皮裹着红靠背,靠背后面撑着把太阳伞。(开门见山,揭示三爷的身份特征。)将半导体收音机调到最大音量,哼着《前门大碗茶》,逢人瞥一嗓子“嘛去?坐车吗”。是的,三爷是三轮车夫,踩着黄包车在颐和园——北海一带混饭吃。风里来,雨里去,躬着腰,缩着背,饥一餐,饱一顿,结果临了就挺出病来了:耳聋,驼背,手臂、腿肚青筋暴起,就像大旱之年暴出地表的树根。(短句能够体现三爷生活不易,比喻句体现三爷虽老但硬朗。)三爷最喜欢讲:“想当年,前门到颐

    作文周刊·高一版 2017年26期2017-08-14

  • 关东楔子王
    已是掌灯时分,顾三爷眼瞅着状元街上的行人渐渐稀少了,估摸着也没生意了,于是吩咐伙计顺子小心照看铺子,自己就先回去歇息了。回到院子里,顾三爷先预备好晚饭,就坐在太师椅上喝起茶来。他单枪匹马地闯了一辈子江湖,无儿无女。五年前,一个偶然的机会捡了个孤儿顺子,认了干儿子。顺子为人老实,对顾三爷的话言听计从,顾三爷打心眼里喜欢他。于是,顾三爷干脆撂下闯江湖的营生,在状元街上盘了间铺子做起了小生意。顺子平日里就在铺子里打下手当伙计。虽逢乱世,父子俩的小日子倒也过得和和

    今古传奇·故事版 2017年10期2017-06-22

  • 我嫌弃的样子你都有
    小布爱吃蛋挞三爷比我小一岁,叫三爷这么沧桑的名字不是因为他成熟,是我对他“三少爷”的简称。1北风呼啸的冬天,我和三爷过天桥的时候看见了卖糖炒栗子的摊位。那天我没带钱,于是主动跟三爷示弱。我说:“你给我买份栗子,我这个月都不会无缘无故骂你。”三爷思考了一下,很严肃地问我:“如果现在我和李易峰同时站在你面前,你会选谁?”我目光坚定:“选你!”然后在心里嘀咕,三爷是不是傻?峰峰哪里会轮得到我选?结果三爷听完大步流星地走了,留给我一句话:“撒谎的女人不配吃栗子!”

    文苑·感悟 2017年6期2017-06-06

  • 囚宠
    爱在午夜降临前顾三爷当了几年植物人醒过来,昔日的爱人陆三儿竟然摇身一变掏空自己费尽心思抢来的家产。但他没想到,故事的背后,陆三儿有着不为人知的心酸的秘密……01.植物人民国十二年。顾三爷当了几年植物人,醒过来时世道的确是变了。但当年跟他浪荡的公子哥儿都说他能醒过来就是老天眷顾,不然他千辛万苦夺下的家业,早晚得被陆三儿那个小婊子弄得连个空壳都不剩。早年雄霸一方的顾氏珠宝公司的确只剩下了一个空壳,资金在顾三爷当植物人那几年,被他的结发夫妻陆三儿转移,成立了新的

    桃之夭夭B 2017年5期2017-05-24

  • 天价座石
    吴建三爷坐在门口的座石上,低头呼噜呼噜吃饭。过来一个人:大爷,吃饭呀。三爷没抬头:哦。那人说:大爷,我看看你这块座石行吗?三爷说:这石头有啥看头?那人说:我就是看看。三爷起身,那人围着石头左右地看,点着头,最后给三爷打声招呼走了。走老远还回头瞅那块石头。三爷不吃饭了,端着碗仔细地围着石头转了三圈,没看出啥。这块石头他天天坐,都坐了几十年了。那还是年青时他跟人学活,回家找来一块大青石,先打成方型,又在上面刻了一条龙。说是龙,怎么看都像一条虫。后来就放在门前当

    小小说月刊 2017年4期2017-04-12

  • 进不去了,洞口被三爷圈到院里封死了。”我听后有些失望。自那以后,我就像被施了魔一样,常常在三爷门前晃悠着,想进去找那个洞。我的异常举动,引起了三爷的注意。一次,他把我拉进屋里,再三追问,我才把那个藏在心底多年的梦道了出来。“梦也信啊,你个傻蛋!”三爷说着将我撵了出来。自那以后,我再没靠近过三爷的院子。第二年春天,我们全家迁到了很远的矿山居住,没想这一走,就是十年。去年年底,父亲将年迈的奶奶从乡下接来和我们一起过年,我向她问起了三爷。“别提了!”奶奶说:“你

    民间故事选刊·上 2016年10期2016-10-17

  • 后来卖给了我本家三爷。后来,我跟大哥去村外拔猪草,路过古城墙,我问大哥:“城墙下是否有个洞?”“你咋知道?”大哥听了一愣,道:“以前这城墙下真有个洞,洞顶很低,进去要弯腰,小时候我和伙伴进去玩过。”“带我去看看?”我乞求着。“里面黑黑的,啥都没有。”大哥说:“现在进不去了,洞口被三爷圈到院里封死了。”自那以后,我就像被施了魔一样,常常在三爷门前晃悠着,想进去找那个洞。我的异常举动,引起了三爷的注意。一次,他把我拉进屋里,再三追问,我才把洞里有金子的事道了出

    小小说月刊 2016年5期2016-05-23

  • 三爷
    韦如辉三爷在村子里辈分最高。高到什么程度呢?村子里最小辈分的,叫三爷大太的时候,前面要加三个老字。这还怎么叫?叫来叫去,全村的人不全变成了结巴嘴?真不利于下一代的健康成长。有智慧有经验的老人们,经过深思熟虑,统一了一个称呼:三爷三爷笑眯眯的,觉得这称呼比抽烟喝酒打麻将牌受用。黑白相间的胡子,在他消瘦的脸庞上跳来跳去。大年初一,村子里时兴挨家挨户拜大年,大伙儿不约而同地往村东头跑。村子的最东头,住着三爷。按照老少排序,拜年得从三爷家开始。这一天,三爷家的人

    小小说月刊·下半月 2016年3期2016-05-14

  • 斗锅伙
    有三条街是团头陈三爷的地盘儿。靠着街上的铺子,他娶妻生子,还置了不少房产。每到月末,三爷就准时来街上,拿个洋哨儿,在每家铺子门前吹一声,伍角的份子钱就到手了。二十八日这天,三爷按老规矩,到了东头儿的第一家铺子,洋哨儿一吹,里面的伙计立马迎了出来。就这样,一上午一条街。谁知,就在第二天,三爷却在一家新开的书店遇上了硬茬儿。三爷亮出洋哨儿吹了一下,书店的伙计立马拿了伍角钱往外走,却被老板李先生叫住了:“嘛去?”伙计回答:“给三爷送份子钱。”李先生愣了一下,问:

    故事会 2016年2期2016-01-19

  • 巷子口的怪三爷
    ,街坊们都叫他“三爷”。“三爷很怪。”邻居们都这样说,“脾气暴躁,性情孤僻。千万别惹他。”于是,谁见了三爷都躲着走。大家的流言绝不是空穴来风。三爷平时在巷口招揽修车生意。有一次我放学回家,远远地就听见有人大声嚷嚷:“说了这自行车胎不能补了!再补也要坏!要么你换胎,要么你走人!”我惊愕地走近一看,果真是三爷。只见他满脸涨得通红,青筋暴起,瞪着浑圆的眼珠子,嘴巴大张着仿佛要吃人。被训的女子受到惊吓,畏畏缩缩地低着头,耸耸肩,推起自行车悻悻地走了。周围站着几个看

    作文·初中版 2015年7期2015-10-24

  • 镰刀的歌唱
    了。天刚蒙蒙亮,三爷就提着新磨的镰刀,走向村外的麦田。清晨的风,凉丝丝、湿润润的,氤氲着麦子成熟的清香。三爷禁不住将鼻子抽动了一下,又抽动一下,脸上的皱纹便舒展开来。走进麦田,望着眼前铺天盖地的金黄色麦浪,三爷的眼睛里蓦然跳动起闪亮的神采。他用手指试了试镰刀的刃口,又深吸了一口气,而后左手拢麦,右手执镰。嚓,一镰,嚓,又是一镰,涌动着的麦浪便在他挥舞的镰刀下应声而倒。身后,留下一排浅浅的麦茬。一口气割完田头的这片麦子,三爷擦了一把汗,燃着一支烟,便坐在新割

    小小说月刊·下半月 2015年2期2015-05-14

  • 三爷的生意
    孟宪歧三爷一生仅仅做了三次生意。第一次,三爷去草原贩马。那年春,草原大旱,饿死了许多大牲畜。没办法,牧民只好减价卖掉家里的牛马,也是为它们寻一条活路。三爷只用了不到100块大洋,就买来了50匹马。只是那些马长长的毛,根根肋骨突出。不是说吗,人穷志短马瘦毛长嘛。三爷把这些马赶到河北内蒙古交界处时,突然遇到了一伙土匪。这伙土匪一见这些马瘦骨嶙峋,毫无兴趣,便盯上了肥胖的三爷三爷说:“好汉饶命,这马都归您!”土匪说:“这马,我们不要,我们就要你。”三爷惊恐万状

    小小说月刊 2014年11期2014-11-17

  • 三爷
    永生在涞阳城,扈三爷算是大财主。多大?数不上第一,排老二,有戏。他家挨铁路边住,那是穿涞阳县的第一条铁路,詹天佑修的,为的是方便慈禧老佛爷去易县西陵上香祭祖用。“过了铁路,最数老扈”,说的就是扈三爷家大业大。扈三爷长得富态,脑袋似直接摁在肩膀上的冬瓜,后脖梗子上一溜肉沟。人说这长相天生就是富贵命。可谁知道,扈三爷原先却是个叫花子,拎打狗棍讨了十几年的饭。叫花子怎么就富贵了?是金元宝绊了脚丫子,还是瞎猫碰上了死耗子捡了“狗头金”?这就不知道了。这扈三爷有一怪

    小小说月刊 2014年9期2014-10-20

  • 绝品
    善饮。久之便与刘三爷相熟了。刘三爷是保定富户,三代经营绸缎,颇有些家财。闲来也做些收藏生意。三爷是望湖楼的常客,保定的酒楼茶肆是富商们谈生意的地处。三爷来望湖楼是奔生意而来。三爷不饮酒,上楼只喊一壶茶。有时没有生意,三爷便与常先生闲聊神侃。常先生学问大,善谈。三爷考过秀才,饱学。两人渐渐淡得入港,由此熟了。三爷就常常到常先生店里购些字画收藏。常先生也偶尔推荐一些字画给三爷三爷爽快,凡是常先生推荐的,一概买下,且从不斩价。三爷的娘子马氏放心不下,瞒着三爷

    小小说月刊 2014年6期2014-07-02

  • 三爷
    家也要有几百米。三爷那时是这所学校的校工,说是校工其实就是现在的临时工,主要职责是看大门,打铃,修剪花木。三爷行三,一生没讨得老婆。他生得魁梧,肤色黝黑,不大开口说话。左眼有眼疾,似睁非睁,满脸的横肉,所以小孩子见了他都怯生生的。王家堰小学是一所村小,共五个年级,一个年级20多名学生。三爷能当上校工是托了校长的福,校长李贤忠是三爷的五弟。学校加上三爷也只有10名职工,七男三女,全部是民办老师。三名女老师中,有一个叫王金花的,20岁,长得俊美如花,肤色白,腰

    小小说月刊 2014年3期2014-03-21

  • 远去的水荡
    书剑水三爷一辈子靠捕鱼为生,风里来浪里去,如今头发白了,背也驼了,整个人看上去像一只风干的大虾米,大伙真担心他说不定什么时候会一头栽到水里。儿子和媳妇要接他到城里享福,水三爷只回一句话:“我离不开水荡!”这天清晨,水三爷一个人摇着小船进了水荡。这段时间大伙都不敢单人孤舟进荡,说荡里有吓人的妖怪。有人说是大蛇,有人说是水鬼,可水三爷不怕,年轻时水三爷不仅是个捞鱼摸虾的好手,更是十里八乡有名的天不怕地不怕。小船穿过层层芦苇进入白茫茫的荡心,水三爷觉得有些奇怪,

    小小说月刊·下半月 2013年7期2013-05-14

  • 古井
    野水三爷醒来的时候,木格子窗外的天空布满了疙疙瘩瘩的黑云。他是被雷声惊醒的。三爷披起夹袄,攥着一把扫帚,赶向河坡,打扫坡路上的羊粪蛋儿、牛屎。那里有一口深水井,是贮存雨水的。三爷极瘦,身轻如叶。除了下井打捞水桶,他没有其他劳作之外的技艺,诸如会一点木工活、泥瓦活,或是用高粱穗子扎绑扫帚的活路。麦场边,河坡上的几口水井里,每年总要掉下去好多桶,身轻的三爷是下井捞桶的不二人选。三爷捞桶,没有报酬。只是可以抿几口烧酒。他喜欢喝几盅,但他买不起。每次经过河南边的代

    小小说月刊·下半月 2013年9期2013-05-14

  • 素果儿
    儿捡了个爹,人称三爷。那年,三爷捡了个七岁的闺女,小名儿素果儿。三爷是匪,素果儿做了三爷的女儿,也就成了匪的女儿。转眼几年,素果儿长大了。素果儿在山上成长得很快乐,骑马打枪甩飞刀猎野猪,样样不输给山里的后生。三爷在山上是个俩脚一跺,石崖子都掉一层皮的主儿,脾气着实厉害,可就是心疼素果儿,一见素果儿,声儿先低了,音儿也软了,要星星不给月亮。三爷看着长成大姑娘假小子一样的素果儿,皱了眉头。三爷从山外带回来一个白面书生,名叫朱文翰,专门来给素果儿当先生,专门来教

    小小说月刊·下半月 2013年1期2013-05-14

  • 蟋界风云
    十五岁起开始给顾三爷当“操虫手”,一做就是五年。如今二十岁了。圆圆的头,亮亮的眼睛,一对卧蚕眉;身子骨壮壮的,厚厚的胸脯子把衣襟鼓得拍满。他常常觉得铁块似的腱子肉绷得很难受,好像里面有什么东西要往外拱。在街上偶然看见年轻的女子,心就突突地跳。顾三爷有一次很和气地对他说:“小满,你大了,该寻个媳妇了。”是的,该寻个媳妇了。家里无田无产,爹娘又常年有病,靠着他每月把工钱捎到乡下去,谁愿意上门呢?想着想着,他就叹口气。平心而论,找这么一门职业不容易,吃住在顾三爷

    鸭绿江 2013年2期2013-03-06

  • 留牛渡
    柳,船系柳树上。三爷坐在石墩上,旱烟袋一明一暗,照亮半张脸,沧桑、坚毅。三爷,六十来岁,骨架硬朗,性格豪爽。三爷一生在黄河上穿梭,水性极好。吸完最后一袋烟,三爷起身,抖落一身露水,准备回屋休息。墙角响起一两声蟋蟀叫,弱小而凄惨。这时,对岸有人喊,三爷,过河啦!三爷转身,别好烟袋,从歪脖柳树上解开船,划船过河。要渡河的是一男子,三十来岁,吸带嘴洋烟。三爷泊船靠岸,男子急忙让烟。三爷接过,夹耳朵上。三爷撑船决不抽烟,河伯不喜欢抽烟的艄公。三爷摇橹,小船离岸。听

    小小说月刊 2010年9期2010-05-14

  • 匪师
    太阳山上的匪首钱三爷,偏偏就弄来那样一位温文尔雅的匪师。此人姓赵,名广德,白净净、矮胖胖的一个小老头,挂一副绣琅镜,留几根稀如冬草似的山羊胡子。他原为盐区一家私塾学堂里的教书先生。一日傍黑,赵广德连同他教的几个学生娃,一同被匪徒们押上太阳山。打开眼罩以后,赵广德首先看到了一双鹰一样阴郁的眼睛,正直丁丁地盯住他。当下,赵广德就猜到他被土匪绑架了,并意识到眼前这位鹰一样眼神的大胡子匪首,就是那个恶贯满盈的钱三爷。“干什么的?”钱三爷冷冷地问。“教书的。”钱三爷

    小小说月刊 2010年11期2010-05-14

  • 名鼓师
    玉振一直称他为“三爷”。三爷的鼓打得太好了,武戏打得“帅”“脆”有气魄,文戏打得“稳”“活”而潇洒。秦玉振说:“三爷的鼓,打得极简洁,键(鼓槌子)无虚发,一下就是一下,恰恰打在演唱者的节骨眼上,能打出气氛,能调动演员的情绪,他人难及。”秦玉振演《空城计》中的诸葛亮,在听到探子来报,街亭失守,司马懿随至的消息后,先是心中一阵阵慌乱,接着强自镇静,在离帐走向城楼的过程中,有大段的“摇板”,属于紧打慢唱,这时三爷的鼓,下下打在他的心上,衬托出诸葛亮孤注一掷,未卜

    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 2009年10期2009-12-28

  • 大命吴三爷
    加混乱。要说的吴三爷可是柳条通的头面人物,比先前更忙碌了。小鬼子差人说让三爷出面协助,三爷一面托病不允,一面却悄然外出,行踪飘忽。这阵子,天像漏了似的大雨倾盆数日。吴三爷一早起来,看雨停了,便换上粗布裤褂出屋了。“上哪去?”吴三奶奶说:“别让被插千儿的黑上。”“瞎咋呼啥,门前转转,谁也别跟着我。”吴三爷说着接过了老伴递来的草帽和一根磨得光滑的山桃木棍子。吴三爷避开大道,穿胡同,溜墙根,低头蔫声儿出了镇子。一路上一个活人影儿没见,只撞见三条精瘦的野狗忙打食儿

    小小说月刊 2009年11期2009-11-22

  • 媒人三爷
    张志忠“三爷,你可苦了我呀!”桃花见三爷闻声由屋至院,跟见了仇人似的,满腹哀怨,捋起袖子,揭起衣襟,露出青一块紫一块的伤痕。桃花不是本村人,是邻村商户之女。柱子是本村青年,忠厚老实,由于家境困难,三十出头了,还讨不上媳妇。柱子上门求三爷三爷爱其敦厚朴实,怜其家道衰落,便应允了。后来,三爷骑着“踏雪”,遍访四村八乡,终于在商户村,为柱子相中了长相俊俏、泼辣能干的桃花。“踏雪”是一头毛驴,浑身的毛色像黑绸缎一样,油黑发亮,四足蹄腕雪一样白的毛绕匝一周,从远处

    辽河 2009年6期2009-07-03

  • 三爷和他的鹰
    国家正式职工。麻三爷就是林场的护林员。他在这深山老林里一待就是40年,由原本肌肤圆浑的后生,变成了尖嘴利眼瘦削的老人,把一生中最好的时光交给了这片山林,而今仍孤身一人。三爷就要离开这片山林,到市“老年公寓”安享晚年了。听说,这待遇是林业局局长特批的。即将离开林场的三爷还有件最放不下的事情,那就是不知如何安置那只跟了他三十多年的老山鹰。那是一只本地的老山鹰,黑底白眉斑的头,下体白色,杂有数目不多的灰黑色小横斑,体长半米有余。说起三爷与这老山鹰,那还真有不少故

    小小说月刊 2009年9期2009-05-14

  • 大命吴三爷
    加混乱。要说的吴三爷可是柳条通的头面人物,比先前更忙碌了。小鬼子差人说让三爷出面协助,三爷一面托病不允,一面却悄然外出,行踪飘忽。这阵子,天像漏了似的大雨倾盆数日。吴三爷一早起来,看雨停了,便换上粗布裤褂出屋了。“上哪去?”吴三奶奶说:“别让被插千儿的黑上。”“瞎咋呼啥,门前转转,谁也别跟着我。”吴三爷说着接过了老伴递来的草帽和一根磨得光滑的山桃木棍子。兵荒马乱时节,这数十里的柳条通,密挨挨全是一人多高的柳树条子,谁知道能藏多少人?平素的麻烦事都出在这儿。

    天池小小说 2009年2期2009-02-25

  • 费大手
    面上另有一匪叫秦三爷。秦三爷有匪众百余人,平时星散于乡间、城里,或工或农或商或引车卖浆,与农人、商贩、市民无异。做起活来,瞬间聚拢,杀人越货,常出其奇。但所抢掠杀害者,多为富而不仁者或官家。有天深夜,一富家正议着秦三爷,话未毕,七个匪人就将其绑走。到了秦三爷的窝点,不由分说被割了舌头。这人定睛一看,绑自己的匪人,竟是白天给自己收拾房子的泥瓦匠。药都城内再无敢背后评说秦三爷者。秦三爷究竟何种模样,市面上没有人说得清。最初,关于秦三爷的事却是从一个放牛的孩子嘴

    传奇·传记文学选刊 2009年2期2009-02-18

  • 善行千里
    岔村,村里有个郝三爷。郝三爷早年在宫里当过御厨,一次误将碱当作盐放入汤里,被逐出皇宫。可郝三爷毕竟是当过御厨的人,村里有办红白喜事的人家,都找郝三爷,请他前去掌勺。郝三爷从来是有求必应,生活也算过得去。郝三爷年岁大了,就想把手艺传给儿子郝四江,可四江嫌整日烟熏火燎,不愿干,又怕父亲逼他,就偷偷跑到苏州,在一家当铺当了伙计。这天,郝三爷出厨回来,已是二更天了,刚走到村东头一座破旧木桥上,只听下面有沙沙的磨刀声。这木桥下有半盘石磨,淹在水里,村里人爱在这儿洗衣

    民间文学 2009年12期2009-01-18

  • 命令
    口发展地下武装。三爷是王云清发展的第一个党员,后来组建太行支队,三爷任排长。三爷天生骁勇,打起仗来不怕死。一次持双枪杀入扫荡的日军中间,一口气击毙13个日军,自己却毫发未损,被传为佳话。但后来三爷却被撤了职,要不是王云清极力担保,说不定就被开除了。起因是雁翅口村的一个民兵被据点里的伪军抓住割了头,三爷听说后暴跳如雷,一声不吭带了一个班连夜摸进据点,把一窝伪军全端了,二十多颗头祭了伙伴的亡灵,也震惊了太行支队的上层领导。一个副大队长提出异议:要是据点里有我们

    短小说 2004年6期2004-06-14

  • 惊心动魄野猪岭
    岭,老远就能瞧见三爷的坟。望着那馒头似的小土包,我便想起三爷的音容笑貌,想起与他朝夕相伴的那杆枪,想起他在野猪岭上与野猪遭遇的惊心动魄的故事。那年,三爷66岁了。他常说:“六十六,不死掉块肉。阎王爷已在向我招手哩牎被八湔庋说,但他仍在生产队里干这干那。一到秋天,他主要的活计就是看护野猪岭上那片新开垦的玉米地。三爷的枪法准,胆儿大,孤身一人也敢在野猪岭上住。生产队长会使唤人,也会用人所长,看野猪岭那片玉米地非三爷莫属,三爷得一直看护到生产队把那片玉米收进场院

    民间故事选刊·上 2000年10期2000-06-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