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一位小学教师的一封信

2020-12-23 04:11:30 杂文月刊 2020年11期

焦仁贵

亲爱的牛老师,您好!

我知道我这样的称呼您肯定不接受,甚或觉得怪怪地。我接送孙子时,常与您碰面,您叔叔不离嘴,从不白答话,尽管论年龄和相貌,我和你爷爷属同辈,但我从没产生过想法,倒觉得称年轻了有什么不好!您甜甜地一笑,亲切的称呼、娃娃脸的幼稚和学生腔的腼腆,让我觉得心里暖暖的。我想,这小姑娘绝对是一个为人师表的好老师。

我孙子上学报名那一年,您正好是新生班主任。现在家长们都想为孩子挑好班。所谓好班,主要是班主任好。几个年长点、教龄长的班主任,非常抢手,家长们打破头冲着她们而去,似乎娃进了这班定能学好,成为高材生。当然对您的经历家长们也翻了个底朝天,三新:新人,新进学校,新任班主任。大家议论,孩子不能输在起跑线上,有人鼓动我这当爷爷的也该动动人脉,找找关系,起码不至于落到那个“三新”手里。我明确回答,我不找,分哪个班是哪个班,老人有经验,但有暮气;新人经验少,但有朝气,各有利弊。结果我孙子到了您班,接受您的管教。

与您接触多了,感到您是一个事业型的人,且有女强人的性格。能看得出,您有点赌气性的带这个班,你们都说我这个新人不行,我非干出个样子让你们看看。有这心劲是好样的,人就得这样。记得那次您招集几个捣蛋孩子的家长开会,我首先表态:在家我教育,在学校里您该骂该打随便。我还讲了旧社会的戒尺打手,几个家长有点不屑。我是发自内心地对您支持肯定和鼓励。孩子的父母也是这么看的,他们说:没挑那“老人班”是对的,看牛老师教的多好!我们全家庆幸遇上您这个好老师。

最近遇上点事,搅得我們家都不安宁,越想越严重。可能您还不知道,既便知道也不会把它当回事。孙子的奶奶找过您,让把孙子的坐位从最后一排调到最前排,以便更好地监管。您爽快答应,孙子坐在了前排。不几日,您又把他调到最后一排去了,据您说他又捣乱了,惩罚性的。对这些我不会说什么,我知道我那孙子太捣乱,该给他一点教训。我和孙子谈到这次调坐位,教训的口吻说:都是你不争气,弄个前排也坐不稳,啥时再能坐到前排去?孙子说:牛老师对他说了,他要能抓一个上课捣乱的,告诉老师,就可以回到第一排。我听这话头轰地一下,紧张恐惧,这不是在教孩子告密、打小报告吗!牛老师,您别介意,也许我言重了,但我们的经历不同,看事情的角度不同,这几天告密、小报告几个字老在我脑里盘旋,挥之不去。不怕您笑话,我经过告密、打小报告的时代,被人告过密,也打过别人的小报告,更看过告密、打小报告造成的种种悲剧。因此,对告密、打小报告我是敏感的,也是恐惧的。当我听到孙子这话,马上联想到了他往后的成人和将来的人生,您说我能不着急吗!我把这事告诉孩子父母,父指着孩子说:不要叮别人,咱不告密,不打别人小报告,坐后排就坐后排。母说:那你上课老叮人,不瞅黑板,还学啥呀!

牛老师,在这件事上我要向您说“不”了,我希望您改变这种调坐位的方式。严格来讲,您还是个娃娃,我敏感恐惧也不会怨您,我知道您这一套也是老师教给您的,您可能嘻嘻哈哈中就接受了,很自然地施用于您的学生身上。据我所知,其它班也有这种情况,没准还是那些老“经验”们教给您的。后果您当然不知,直接说吧,是在毁人。您想过没有,学生们互相告密、打小报告,今天你告他,明天他告你,且以此为荣耀,以此得好处,我看您教室的墙上有插花台,弄不好还得一朵小花插上去,显示自已的进步,那对他们的告密劲是多大的诱惑和鼓励呀!当全班告密、打小报告成风时,就混乱不堪了。其中有真实,更多的是虚假、编造、欺骗甚或栽脏陷害。您忍心幼小的心灵被弄得蹦跳不止、惶惶不安吗?您忍心孩子们在哭闹中喊冤吗?您忍心活泼可爱的小天使们带着警惕的眼光相互戒备吗?我想您不会的,您的心是纯洁善良的。未了我还想重复唠叨一句,这是人格人品的大问题。人要有了告密、打小报告的毛病,很难改的,一辈子要为别人和为自已带来多少灾难啊!

说了这么多,不是我对您的失望,恰是希望,您是个聪明的小女孩,话点即明,盼您带出一个好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