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分的疑心是祸根

2020-12-23 04:11:30 杂文月刊 2020年11期

陆成文

几乎每一种动物都有天敌,动物出于防范的本能,总是疑心重重、提心吊胆地过日子。北美海边岩石上,住着一种候鸟——绿鸟。绿鸟一生多疑,每次从外边回到巢穴,都要站在洞边左顾右盼,甚至长达半小时不肯进窝,唯恐洞里会有“敌人”埋伏。当小绿鸟出生后,大绿鸟会变得更加疑心,洞边的一切,都会成为它怀疑的对象。因此,它们成天将小绿鸟叼在嘴里,从一块岩石上叼到另一块岩石上,用不断转移的方式缓解自己的疑心。而很多小绿鸟,因为被大鸟叼来叼去,在出生后不到十天就摔死在岩石上,或葬身大海。北美绿鸟因疑心所付出的代价,与自己的初衷完全相悖。

“蚂蚁搬家蛇过道”,这是先辈们判断天要下雨的一个征兆。据科学家研究,蚂蚁并非都是因为躲避大雨而搬家。很多时候蚂蚁兴师动众、带着食物匆匆忙忙地搬家,是因它们疑心,总怕食物被别的蚂蚁群偷走。实际上,蚂蚁从一个洞穴搬到另一个洞穴,也不过几尺远,最长也不过几米远。这样的搬家,实在是毫无价值的徒劳之举。这种焦虑和劳碌完全是由疑心造成的。疑心,让蚂蚁终身成为苦役,且一代延续一代,代代都是如此。

其实,疑心重重的何止是动物,我们人类中的一些个体何尝不是如此。历史人物曹操就生性多疑,常疑心别人暗中害他,以“吾梦中好杀人;凡吾睡着,汝等切勿近前”为“借口”,杀了一个近侍。人皆以为实,唯杨修知其意,叹曰:“丞相非在梦中,君乃在梦中耳!”人闻而愈恶之。曹操行刺董卓失败,与陈宫一起逃走。路过曹父结义兄弟吕伯奢家,家人磨刀欲杀猪款待二人,曹操听见磨刀声及“缚而杀之”,以为要杀自己,就先下手将吕伯奢一家人杀死。陈宫叹息:“孟德心多,误杀好人!”后来,吕伯奢买酒回家的路上又被曹操杀了,陈宫便严厉指责曹操:“知而故杀,大不义也!”而曹操竟然说:“宁使我负天下人,休教天下人负我!”如此极端利己主义的宣言,让人不寒而栗。

后唐长兴四年(933年),明宗李嗣源临死前,派人将李从厚从天雄召回,继承皇位。李从厚继位后,一直把明宗的养子李从珂看成眼中钉,疑心李从珂会起兵造反、篡夺皇位。于是,他把李从珂的儿子李重吉从朝中调到亳州任团练使,又把李从珂的一个削发为尼的女儿召进宫作为人质。就这样,他还是不放心,又将李从珂改镇河东,把自己的堂弟调任凤翔,接替了李从珂的节度使职务。对此,李从珂非常恼怒,便起兵造反夺取了皇位。之后,李从珂派人用药酒毒杀闵帝(李从厚),闵帝明知药酒不肯喝,结果被用绳子活活勒死,死时年仅20岁,在位4个月。这就是唐闵帝疑心太重遭毒杀的故事。

古人有因疑心太重而导致灾祸,今人亦如此。2019年2月,甘肃白银市会宁县发生一起重大刑事案件,导致8人死亡、7人受伤。犯罪嫌疑人郭某某只是疑心妻子与他人有不正当的男女关系而怀恨在心,蓄意报复,于当年2月5日凌晨窜入村民家中持刀行凶。今年1月13日,广西河池市中级人民法院对被告人蒙阿巖故意伤人案进行一审宣判。法院认为:“被告人蒙阿岩仅因些许怀疑,即不计后果,滥杀无辜,连续实施杀人行为,导致5人死亡、1人重伤的严重后果,其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凶手被判处死刑。

这一出出由疑心导致的悲剧,无不证明疑心是害人害己的祸根,是卑鄙灵魂的滋生物。疑心是人性的一大弱点。一个人一旦掉进疑心的陷阱,总是疑神疑鬼,遇事往坏处想,捕风捉影,甚至无中生有,对他人失去信任。正如培根所说:“猜疑之心犹如蝙蝠,它总是在黄昏中起飞。这种心情是迷陷人的,又是乱人心智的,它能使你陷入迷惘,混淆敌友,从而破坏人的事业。”对我们每一个人来说,少一些疑心,就多一些安然,多一些和谐宁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