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万打了水漂:生鲜生意就是烧钱的买卖

2021-02-23 02:37:30 中国商人 2021年2期

“失足”误入生鲜行业

我今年40岁,昨天在地铁上看见有人用手机看许鞍华导演的电影《男人四十》,我在旁边瞥了几眼,突然就哭出了声。谁能想到,几年前,我还是别人眼中“风口上的企业家”,因为“失足”误入了生鲜行业,现在成为负债300万的“老赖”。

我15岁从河南农村到广东汕尾,在外拼了25年,睡过桥洞、贩过海鲜,跟着捕捞队像《海上钢琴师》的主角一样在海上漂过几年,当初的无知少年如今也到了不惑之年。35岁时,我终于积累了500万元的资产。

2012年,我32岁,当时到深圳出差,看到深圳开了很多生鲜店,虽然价格不便宜,但生意看上去都还不错。我当时想:相对于深圳,生鲜店在汕尾还是新生事物,我如果先行一步,是不是就等于坐到了金矿上?

毕竟是第一次创业,我非常谨慎。我先回汕尾做了市场调研,发现生鲜市场的潜力很大,是一个有用户基础的行业。在汕尾,生鲜市场虽然没有深圳那么发达,但生鲜的商业基础还是具备的。

正式入场前,我花了3年时间反复推演,不断总结其他生鲜店失败的“经验和教训”。

那几年,不光我注意到这个市场,在我之前,很多人已提前下场了,但大部分企业不幸成为了“烈士”。我总结了它们失败的原因,比如,特土网死于名字取得土气,采购兄弟的采购渠道有问题,后厨网格局太小。

我天真地以为,凭借自己这些年对生鲜行业的了解,如果让我经营,这些企业的结局还不至于这么糟糕。

为保障创业资金充裕,在我自有的500万元资金之外,我还找人借了300万元。2015年,35岁的我注册成立了自己的生鲜公司,带着800万元开始进入生鲜市场“掘金”。

我把这个行业想得太简单了

2015年,当我踏入生鲜市场时,中国正处于商品房疯狂涨价的前夜。当时我有一个判断:未来社区经济会迅速崛起,在生鲜领域,谁先抢占社区,谁就有可能成功。

当时汕尾的房租还不是很高,我一口气选了10家社区门店,面积均在几十平方米左右,一家门店能覆盖两到三个社区或城中村。

按照我的设想,一个社区生鲜门店能辐射3000个家庭,按一个店每天營业额1万元计算,10家店一个月的营业额就是300万元;一个店如果请两三个员工,一年赚几十万元不在话下。

生鲜店真正开始运营之后我才发现,我还是把这个行业想得太简单了。

首先,生鲜主要靠促销,但促销成本太大。

新店开张时,我们做了免费领一盒鸡蛋和一袋盐的活动扩大宣传,结果周围的大爷大妈几乎都过来领礼品。开张当天,因为价格定得不高,前来购物的人有不少,但一天下来算完账,单店营业额不到5000元,不及预期1万元营业额的一半。促销期过后,店里的营业额更是一天不如一天,位置好的店一天的营业额也才3000多元。

其次,客流量跟不上,不要着急做App。

店里销售业绩不好,我每天急得吃不下饭。这时,有员工跟我出主意,说要做App才行,京东有京东到家App,阿里有盒马鲜生App,现在的很多90后、95后都不下厨,连去超市买东西的机会也很少,很多人都是App上叫外卖、买东西。

我认为员工说得很有道理的,就找了一家开发软件的公司为我们做App。经历几个月,前前后后花费三十多万元,App是做起来了,二维码也趁着周末做活动的时候贴到店里显眼的位置,但通过线上渠道下单的人还是不多。

第三,生鲜损耗率太高。

之所以有人肯光顾生鲜店,就是希望能吃到新鲜的时蔬。但真正做过生鲜的人才知道,生鲜的保质期太短了,比年轻人的爱情保质期都短。早上进的产品有些只在店里摆了半天,很快就会失去光泽,特别是用泡沫箱进货的蔬菜,开箱后一大半都是坏的。店员们不得不花大量时间处理损耗产品。

所以说,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我在没有入行前,还特意花了几年时间做市场调查,设想过种种预案,但真的涉足生鲜行业,才发现理论和实践完全是两回事。

从本质上说,生鲜生意就是烧钱的买卖

如今,4年花光800万元后,我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10家生鲜店一家家倒下,我也从一个经过25年原始积累的“有钱人”重新变成了负债300万元,每天挤着地铁回家的失意之人。

现在想一想,我当初进入这个行业时,真的有些无知者无畏。在此也奉劝准备进入生鲜领域的人:这个行业,真的不是一般人能做的。

行动实施之前我也做过最坏的打算,同时开10家社区生鲜店,就算一两个店赔本,也不至于满盘皆输。现实就这么残酷,正是这个分散成10家社区小店的策略让我从一开始就只能沦为炮灰。

对比盒马鲜生就会发现,一家几十平方米的生鲜店实在不足以称道,在品类上不可能做到丰富,在体验上不可能做到完善。盒马鲜生动辄几千平方米,逛一趟盒马就像在巡视自己打下的好大一片江山。最主要的是,盒马有自己的物流和消费场景,我们凭什么和它竞争?就算不和盒马等巨头竞争,生鲜店的价值又在哪里?和菜市场竞争也不定有胜算。虽然菜市场的冷链做得一般,起码品类丰富,只要一大早去菜市场,一定能买到足够新鲜的食材。

从本质上说,生鲜生意就是烧钱的买卖,损耗、人工、场地成本、每天的进货款,每一项都需要实打实地花钱,很快,我的500万元个人资产就花光了。因为不甘心,借来用作备用300万元资金业也很快花光。因为没有融资渠道,回本的速度远远赶不上花钱的速度。

生鲜市场是很大,但它就是大平台和大资本们玩的游戏,小玩家最好还是不要参与。对大平台和大资本而言,他们可以从容调动平台资源,打通物流和冷链体系,可以根据大数据画像分析消费者行为,实现对成本的精确控制。其他人进来,注定是一场不可能打赢的战争。

未来,在平台的大数据运营下,消费者甚至可以选择要哪个果园哪个颗树上的哪几颗果子——但热闹是他们的,我什么也没有,我只是死亡率高达99%的生鲜小玩家中的一员。

(来源:电商报)